唐宋不是送糖

【楚郭】封正(完结)

前文轻戳

(4)

*暴怒的二舅,哭泣的二舅妈,大型家庭伦理剧《宝贝儿你要跟谁回家》现场!

*小白兔还是被狼给叼走了…

*我老楚低头是不可能的,至爱至亲不可能,就算天打雷劈灰飞烟灭也绝不可能!

小郭:嘤嘤嘤。

老楚:“哎嘿有老婆真好。”


“今天不管你怎么说,我都不能让你继续留在特调处!”

楚恕之才从电梯里出来,便听到郭长城二舅响彻整个楼层的怒吼。 

“什么照顾?这就是你说的照顾?你父母走得早,你再有个三长两短,让我们怎么跟家里人交代!”

日行千里、脚步生风的地王魃竟会觉得脚步沉重,他都觉得自己有点可笑。

但这一切都是他必须面对、必须承担的。

特护病房传来郭长城忍耐的哭声。

“二舅,我已经长大了,能够自己判断,你们就相信我这一回不行吗?”

“傻孩子!”二舅妈哭诉道,“你真以为我们什么都不知道是不是?上次你被注射了那个什么变异血清,差一点小命不保;这一次又是这样,就算你受得了,你想过家里人的感受吗?”

他的家里人只希望他平平安安就好。

楚恕之缓缓抬起手,敲了敲门,推门而入。

“我是来看望小郭的。”

“代表特调处吗?”二舅没好气道,“不必了,小郭从今天开始正式离职,我会再给他找一份工作的,不劳你们费心。”

“他已经注射过血清,算是半个地星人。”楚恕之道,“就算要离职,也必须经过赵处、经过黑袍使大人的同意。”

二舅额头青筋暴起,他不顾郭长城的反对,猛然起身,单手将楚恕之推到墙边。

“长城他爸妈只有这么一个孩子,我无论用什么方法,都不会继续让他呆在那个只有危险的地方!”

“难道出了特调处,其他地方就是安全的吗?”

楚恕之强忍怒气,看看抵在自己胸膛上不堪一折的手臂,对上二舅的目光:“天灾人祸,岂是靠躲藏就能解决的?”

“楚哥!”

二舅一时无语。

“楚哥……”郭长城小心翼翼道,“你还好吗?你……没事了?”

“你还有力气来关心他?”

“你为我烧掉了大半条命、几十年的功德,”楚长城深吸一口气,用力闭了闭眼,“谢谢。”

“你说什么?”

郭长城二舅不可置信的松开手,看看自家倒霉孩子,又看看楚恕之:“他……你……”

“二舅,”郭长城单手撑着床慢慢坐起来,眸中似有星光,“你们是我的亲人,但特调处的大家,也都是我的亲人。”

“他们和你们一样,没有嫌弃我没用又胆小,反而一直鼓励我、帮助我。尤其是楚哥,虽然表面上嫌弃我,可每次遇到危险他都会第一时间挡在我身前。我想,其实他们对我的保护并不会少与你和舅妈,我是真的不想离开他们、不想再去适应一个新的环境。”

“你知道,我挺怕和人接触的......”

“我知道。”楚恕之站在距病床最远的墙角,像是不敢靠近那片只属于神明的纯净而纯洁的领域。“我知道。”

“你们……”二舅无可奈何的叹口气,“那好,那你自己来选,是要我和你舅妈,还是要特调处那些人!”

“长城!”舅妈眼含泪花的握住郭长城的手,“你别再任性、别再让我和你二舅担心了好不好?乖,跟我们回家,你舅舅可以再给你安排工作,舅妈给你介绍更好的姑娘认识,好不好?”

楚恕之却什么都没说,他不敢、更害怕自己没这个资格。

但郭长城只一个眼神就明白了他心意。 

真正在乎你的人,是会无条件支持你的任何决定,然后在你背后默默保护你。

郭长城轻轻抽出自己的手。

“舅妈,我可能暂时,暂时,还不想谈朋友。”

“你真的想清楚了吗?”

“嗯。”郭长城轻轻点点头,“二舅、舅妈,对不起。”

眼见再无可说,郭长城二舅不知道是生气还是真的决心不再管这个熊孩子,拉起二舅妈头也不回的出了门。

小郭低着头,盯着自己的指尖,看上去还是幅没主意的样子。

“我刚才的话没说完。”

楚恕之脚步坚定的往前走,似乎能感觉到力量从胸口涌向四肢百骸,偏偏抬起手落在对方头顶时那么轻柔。

“我楚恕之向来有仇必报、有恩必还,你为我烧掉那么多功德,你要我怎么偿还?”

“啊?”郭长城抬头,笑起来眉眼弯弯的,“不用啦楚哥,你都救我那么多次,我……”

“不一样。”楚恕之截断他的话,“是你赐予了我新生。”

“所以……”

“你的任何愿望,都可以告诉我,上天入地、不管是什么,我都会为你实现。”

小郭同学莫名心跳加速,耳朵渐渐红了,他小心的伸出手覆在楚恕之手上,低声道:“我想,成,成为你的……你的亲人。”

“只是这样吗?”

“还,还有,能够继续一起出任务。”

“还有吗?”

“希望你能少凶我一点。”

楚恕之摇摇头:“不够。”

“嗯?”

“只这些怎么足够我报答你的封正之情?”

“嗯?”郭长城眨巴眨巴眼,“封正?”

“封正者,必须是受封人血亲或者挚爱。”楚恕之缓缓勾起嘴角,“我可以视你为至亲,但实际上,你该是我的——”

挚爱。

什什什么?

郭长城整张脸“腾”的红成一片,感觉有点缺氧,头晕目眩的。

“赵处说让我下半辈子每天都陪着你扶老奶奶过马路,你觉得我应该同意吗?”

“也不是每天都能碰到需要过马路的老奶奶的。”

“那不如做点更有意义的事情?”楚恕之挑眉,“绝对能够让镇魂灯燃烧的更热烈的那种。”

“咦?有这种事吗?”郭长城好奇宝宝似的歪头,“是什么?”

“别急,等你养好身体,每天都可以做。”

“好呀好呀。”郭长城用力点头,“我就把这个作为愿望好了!”

“这个够了。”楚恕之笑得意味深长。

可怜的小郭同学还不知道自己刚刚答应了什么魔鬼条约。

直到特调处接连三天都收到楚恕之顺手带来的,小郭同学的请假条。

“老楚也太过分了吧?”

赵云澜一脚踹在桌子上,结果不慎扭到腰疼的龇牙咧嘴,“他们两个还把不把我这个领导放在眼里!大庆,你告诉他们,再不按时打卡上班,全都给我卷铺盖滚蛋!”

“也不知道谁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没法骑摩托车出来浪。”

大庆吐槽一句,扭着肥屁股跳上楚恕之桌面,不小心踩到他手机,结果被锁屏界面呆萌的小郭激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我说老楚你这……”

“这是我的封正之人。”老楚头都没抬,“别把我跟你们这种没良心的动物混为一谈。”

“哎哎哎老楚你说谁呢?”

“老楚,上次的药物到底有没有用?你好歹给我透露一点使用反馈吧?要不我怎么改进?”

“不必了。”老楚牵着傀儡线让小傀儡在桌上转了个圈,“那种东西还是再别拿出来害人了。说起来,林静,我好像还有一笔账没和你算,嗯?”

“老楚!你你你怎么能过河拆桥!我四舍五入好歹也是个红娘吧!喂!住手!啊啊啊小郭救命啊!”


评论(4)
热度(92)

唐宋不是送糖

一条偶尔吐泡的咸鱼

© 唐宋不是送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