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宋不是送糖

*记一次糟糕的吃鸡体验

*新铁三角(黎簇x苏万x杨好)


“喂喂喂?能听见吗?好哥,鸭梨,你们能听见我说话吗?”

“能听见能听见!”杨好几乎是吼出来的,“你他妈倒是把耳机打开啊!”

“我去微信上给他说一下吧。”黎簇回道,“这样喊破了喉咙他也听不见。”

几秒后苏万终于结束了令人崩溃的“喂喂喂”和“你们到底能不能听见我说话”。

“现在好了吗?”

“赶紧开始吧!老子一共买了两个小时,你这就给我浪费掉十五分钟了!”

“好的好的,”苏万把场景选择成随机,高喊,“来吧,匹配我们今天第一位幸运观众!”


欢迎进入刺激战场,各位特种兵请准备。

“诶?匹配到个妹子?”

苏万满怀热情的打...

*忽然发现盗笔·重启·极海听雷完结了好激动嗷嗷嗷!

*奇怪的脑洞~请勿在原文中寻找根据~


我一直想不通小哥当初到底是怎么脱颖而出被选为张家族长的。

论交际,他沉默寡言,论手腕,他单纯善良,除非他当年天资过人秒杀一众挑战者——但他并不像是那种爱出风头的人。

不,或许就是因为他不爱出风头。

“现在,要从你们中间选出下一任张家族长。”

一溜小屁孩们排排站。

“你们有自己愿意的,可以站到前面来,有人不服就向他发起挑战,直到没有挑战者为止。”

当族长可不是什么好事,其他小孩早知道这一点。

“不!”

“我才不想当呢!”

“当族长太不自在啦!”

反正都...

前文轻戳

(4)

*暴怒的二舅,哭泣的二舅妈,大型家庭伦理剧《宝贝儿你要跟谁回家》现场!

*小白兔还是被狼给叼走了…

*我老楚低头是不可能的,至爱至亲不可能,就算天打雷劈灰飞烟灭也绝不可能!

小郭:嘤嘤嘤。

老楚:“哎嘿有老婆真好。”


“今天不管你怎么说,我都不能让你继续留在特调处!”

楚恕之才从电梯里出来,便听到郭长城二舅响彻整个楼层的怒吼。 

“什么照顾?这就是你说的照顾?你父母走得早,你再有个三长两短,让我们怎么跟家里人交代!”

日行千里、脚步生风的地王魃竟会觉得脚步沉重,他都觉得自己有点可笑。

但这一切都是他必须面对、必须承担的。

特护病房传来郭长...

(前文戳这里)

(3)

*HE!HE!HE!请各位亲放心!

*楚哥的能力设定是尸王+傀儡师+地星人,小郭是灯芯+海星人+小可爱~

*赵老爹很生气,竟然不跟我打招呼就把我鹅几拐跑了,我要骂洗你!吓洗你!


郭长城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个很长的梦。

梦境并不愉快,有离别,有怪兽,还有好大好大的悲伤。

但不知为什么他不想醒过来。

他在梦里千百遍的呼唤着同一个名字,却在睁开眼的瞬间把它忘得一干二净。

明明嘴唇上还残留着那个名字的热度,明明胸膛中躁动的心都在鼓噪着那个名字,可他竟然怎么都想不起来!

或许,会有别的人记得?

他用平生最快的速度洗漱出门,饭都没吃就赶到特调处,却看见门上贴着...

(1)

(2)

“后天就是楚恕之的天劫日期。”

顶着两个熊猫眼来上班的郭长城发觉随身背包里多出个纸条,揪出来一看,直接吓得昏了过去。

“靠,这也太怂了吧?”赵云澜无可奈何道,“要我是老楚我肯定也不选他。”

沈巍无奈的摇摇头,掌心拂过郭长城头顶,神色凝重道:“神思郁结,恐伤根本。”

“这小家伙还能有神思郁结的时候?”赵云澜不可置信,“该不会是憋坏了吧?”

好巧不巧,失踪多天的楚恕之猛然推门而入,浑身是血。

“赵……沈……”楚恕之脸上闪过一丝尴尬,转头看到沙发上昏迷不醒的郭长城,“小郭!”

“哎哎哎你注意一点,别弄得到处都是血!”

小郭被吵醒,眼睛迷迷糊糊的张开一个缝,下意识道...

*私设ooc超多,剧版楚恕之x郭长城打底

*车什么的看情况……毕竟新手

*长度不确定,看我的脑洞能够开多大吧~


     (1)

       但凡走修炼一途的,管你是神仙转世还是妖孽横生,想要“堂堂正正”立于世间让三界都承认你的名号,那是不容易的。

 纵你有再强的实力、再长的寿命,上天总能找到时机恰恰好的赐给你一道天雷,把你轰个外焦里嫩香酥可口。

于是,找替身、找贵人和讨封正成为众多修炼者躲避上天雷劫的手段,其中,以讨封正最为艰难,也最为有效。...

2

章三 骁勇


三日大猎,曹丕向来骁勇,带着司马懿玩似的打下两皮囊魔石,两人马上皆挂着用绳子串好的沉甸甸的猎物。

司马懿本以为三日之后必定疲累不堪,结果意外的并不很疲累。

“看这魔石的数量,公子夺胜无疑。”司马懿拽着马缰绳朝曹丕一拱手,“在下在此提前恭喜公子了。”

曹丕摆摆手,笑道:“胜负已定,天色也晚了,不如今日早早回营,向父王交过猎物回去热闹!”

东南猎场虽然没有主猎场那般广阔,却天然有瘴气屏障,更有高入云巅之山和水流湍急的低谷,纵是经验老道的猎手若不注意也会在其中迷失了方向。

曹丕此刻满心欢喜,纵马狂奔在前,渐渐将司马懿甩在了后面。

才出猎场便有四五名副将迎...

1

章二  秋猎

#诗歌是半编半查的,文笔不好请见谅。


再相见已是两月之后。

时值金秋,放养在猎场的猎物正是膘肥体键,文人墨客们相继摆起宴席呼朋引伴享用烤兔鹿肉等野味,魏宫也到了一年一度大猎的日子。

“年年打猎,年年,你们这些人,都不如孤,真是好没意思!”曹操痛饮一碗烈酒,“今年孤在此立下规矩,若七日围猎后无人胜孤,则全军受罚!孤不怕比孤强大的敌人,但孤怕孤的将士都是投机取巧、巧言令色之人!”

“丞相威武!将军威武!”

曹操抬手止住众人,转向身后几个儿子:“你们呢,都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

“儿子准备好了。”

“很好!你们的猎场,在这边!”曹...

#司马懿:26,身高188,官二代,帅。

  曹丕:22,身高186,不太受老爹喜欢的官二代,帅。

#半魔世界,一点点西方魔幻的设定,三国中其他人物偶有客串,不出意外全部OOC

#没有剧本,没有大纲,天马行空,欢迎吐槽~

章一  逃课     

 晚上9时,第二节晚课才上课没多久,司马懿从侧门进魏宫来拿落在办公室的教案,无意间瞥见个脚步匆匆的青年。

“站住!”

青年脚步明显一顿,往这边看了眼,复又抬步意欲离开。

“等等!”司马懿赶忙追上去,低声道,“你是哪一殿的学生?怎么不好好上...

#罗里吧嗦的一个小段子

#想要写R18但是没胆量QAQ

#提前的六一番外!祝各位小朋友节日快乐!


权一真表情严肃的对引玉说出这两个的时候,引玉正在练剑。

此话一出,引玉的剑锋猛然调转——实际上很有能是没拿住,差点把自己的脚钉地上。

“咳,”引玉左手握拳,轻咳一声,把剑随手放在一边。“你瞎说什么呢。”

“我没有瞎说啊,”权一真诚恳道,“我是真的想和师兄结婚。”

“咳咳咳!”引玉假装什么都没听到,把挂在腰间的面具“啪”一声按在脸上,脚下生风的往殿里冲。

“等等,师兄,你没听到吗?”权一真不依不饶的追在后面,“我说,我、要、和、你……”

“闭嘴!”引玉情急之下把花城借给他的小玩...

1 / 4

唐宋不是送糖

© 唐宋不是送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