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宋不是送糖

【懿丕】封友(2)

1

章二  秋猎

#诗歌是半编半查的,文笔不好请见谅。


再相见已是两月之后。

时值金秋,放养在猎场的猎物正是膘肥体键,文人墨客们相继摆起宴席呼朋引伴享用烤兔鹿肉等野味,魏宫也到了一年一度大猎的日子。

“年年打猎,年年,你们这些人,都不如孤,真是好没意思!”曹操痛饮一碗烈酒,“今年孤在此立下规矩,若七日围猎后无人胜孤,则全军受罚!孤不怕比孤强大的敌人,但孤怕孤的将士都是投机取巧、巧言令色之人!”

“丞相威武!将军威武!”

曹操抬手止住众人,转向身后几个儿子:“你们呢,都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

“儿子准备好了。”

“很好!你们的猎场,在这边!”曹操手指向猎场东南,“这片猎场中每只猎物身上都有大小、数量不等的魔石,将这些魔石炼化之后可以附着在你们的武器、铠甲之上,甚至可以直接化为你们的力量!但猎场中猎物数量有限,身上有珍惜魔石的猎物更是少之又少,且陷阱密布危机重重,你们敢不敢进去一试自己的高低!”

“敢!”

“儿子定不辱命!”

“好!”曹操满意的大笑道,“来人,把魔马牵上来!”

“丞相要开东南猎场?”司马懿慌忙起身,“可是千真万确?”

“这等大事,谁敢唬你?还不快快把马牵出来!”

“哎,哎哎哎。”好在司马懿心细,马棚中的马无论品种他都一视同仁,均是照顾的皮毛光亮斗志高昂。

“可否容我亲自牵一匹过去?”

传令兵嗤笑一声,以为他是想见见曹操威仪,因此点点头道:“老实点,别乱说话,眼睛也别乱瞟。”

“自然。”

来在阵前,曹操正兀自同军师郭嘉说话,见牵马的人过来挥了挥手示意他们直接把马带到自己儿子们那里。

几位公子早已摩拳擦掌,见到非同凡响的魔马既激动又有些忌惮,小心的挑选合适自己的马匹。

曹丕远远就看到了司马懿,没急着上前,而是等到他人都选完了才慢悠悠走到司马懿面前,淡定道:“我就要这匹了。”

距离曹丕最近也是跟他关系最好的曹真忙到:“不成,子桓,你看这马蔫头耷脑的,哪能赢得比赛啊!”

曹丕摇摇头,笑道:“你可知’呆若木鸡’?这马看着不精神,没准跑起来确是匹神骏呢。”

话说的是马,他的眼睛却落在司马懿身上。

“先生,”曹丕恭恭敬敬向司马懿行了一礼,“按父亲所说,每个人可带上一名随从,或武将或军事或仆役。我看阁下甚合我意,不知可否愿意与我并驾?”

司马懿吃了一惊,看看自己身上宽大的衣袍,拱手道:“公子厚爱,臣本不该推拒,然今日衣服过于宽大恐不便于行,还请公子见谅。”

“衣服么,有的是。”曹丕挥手叫来兵士,“来人,带先生下去换身好行动的衣服!”

“公子,在下四体不勤,虽为马师,不长于马术啊,公子!”

话音未落人已经被拖远,曹真不解的皱眉,曹丕低声道:“让他教训我,这回非让他心服口服不可。”

“原来是他。”曹真道,“果然说话跟个老头子似的。”

“哈哈哈。”

“子桓!”曹操忽然高喊,结结实实吓了这边两人一跳,“方才你弟弟已经赋诗一首,你也来一首,为秋猎助兴!”

子建已经献诗?曹丕心中叫苦,倒不是他做不出诗句,只是父亲偏爱子建,只当他珠玉在前,自己做出什么都没得夸奖。

可当着众人他又不敢违逆父亲,清清喉咙,朗声道:“巾车出魏宫,校猎北城西。翠羽折日光,旌旗飘如云。纵马入东南,弦动连双麇。”

“好!”

曹丕才念完,曹真便噼里啪啦的鼓起掌:“子桓的诗真好!真好!”

“哼,”曹操冷哼一声,“子丹,你倒是说说这诗好在哪里?”

“这……”曹真挠挠头,“我只觉得好,说不出,不会说。”

曹丕心里叹了口气,正要告罪,却听身后有人疾呼:“好诗!好诗!”

司马懿一身猎装,头发高高挽起,整个人比之前不知精神多少,简直像是年轻了五六岁。

“你是何人?”

司马懿躬身行礼表明身份,而后道:“臣未能有幸得闻子健公子的诗,实在遗憾。好在没有错过子桓公子的诗,此诗不悲不矫,言实而寄有宏志,堪称佳作。”

曹操凝视司马懿,似乎想看出什么,然而司马懿虽是垂首却不卑不亢,站在大军阵中仍有翩翩君子仪态。

“很好,”曹操点点头,瞥了眼曹丕,“很好!”

曹丕把司马懿拽到自己身后,低声道:“二字才浅,不及子建。”

“罢了罢了,”曹操道,“再废话天都要黑了,诸位,随孤纵马!”

听到叹气声,司马懿道:“公子不必难过,公子的才华是确确实实的,总有一天丞相会看到的。”

“你不懂。”曹丕面上无悲无喜,摸摸马头,一夹马镫,纵马往前,“跟好我,司马懿!”




评论
热度(10)

唐宋不是送糖

一条偶尔吐泡的咸鱼

© 唐宋不是送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