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宋不是送糖

【权引】带娃日记(7)

(6)

章七 天劫飞升渡金身

#师兄英雄救美计划余额不足,卷卷美救英雄计划充值成功!

#卷卷撒娇算是非常歪的ooc惹,祈祷我能表达的稍微可爱一点吧QAQ

“打完再说。”引玉勉强说完这句,堪堪咽下涌上来的鲜血。

捆仙网一寸寸下落,想要像刚才那样直冲上去烧毁它怕是不太可能,加之地上的阵法强烈的渴望这更多更强大的力量,两人决不能铤而走险。

唯一值得高兴的是老者自身也消耗不少,如此拖下去对他没有半点好处。

权一真不清楚头顶的网是靠引玉制衡着,听得要打,便冲向老者,结果被蜡制童男童女们困住了脚步。

“不要……缠斗……”引玉深吸一口气,起身挥出一道剑光,将最前面一排蜡人打成齑粉,“小心被他们引入陷阱。”

“好!”权一真点点头,轰然出拳,一列蜡人在他的拳风下噼里啪啦的碎成几节,被烛火一烤,化在地上。

引玉看着满地蜡油心生一计,边战边退到权一真身边,手指在他背后轻点几下。

权一真心领神会,绕着阵法边缘将蜡人打碎,很快便盖住大半阵法。

老者眼看着自己多年心血要毁于一旦,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陡然把攻击目标转向引玉!

两人一时不察,何况引玉本有些力竭,转眼被捆仙网压在下面动弹不得。

“师兄!”引玉勉强把权一真推出捆仙网覆盖的区域,后者登时有些乱了阵脚,“现在怎么办?”

引玉却再没力气说话,只能维持身上火焰不熄灭,以防自己法力被锁住,而后从缝隙中将石剑一寸寸往外递。

权一真在崩溃的边缘,再度控制不住自己化出真身,一拳轰去长生殿一角!

“哈哈哈!哈哈哈!”老者亦是油尽灯枯,“没用的,没用的,纵我奈何不了你们两个,你也休想把他救出去!”

权一真喘着粗气,脑中时而混沌时而清醒。

他解不开地上这个该死的阵法,也碰不了这该死的捆仙索!

那就破坏吧,全部破坏掉,破坏掉!

引玉感受到他的想法,心急如焚。

这家伙怎么就这么一根筋!我还没断气呢!他到底能不能靠谱一点!

不知过了多久,后殿中所有蜡人全部都被权一真打成了渣渣,老者在猛烈的拳风下如风中枯枝般不堪一击,甚至屋外的狂风暴雨都停歇了。

“师兄……”权一真跪在捆仙网边缘,泪水大颗大颗的落在地上,“我该怎么办啊。”

话音未落,清风自四面八方灌入大殿,长明灯烛纷纷倒地,火光冲天而起!

“走水啦!”

“师父!”外面弟子们乱哄哄的,却没一个敢进来,“快救火!”

“师父你还在里面吗?师父!”

闪电割裂天际,雷霆向着长生殿直冲过来!

光芒之下,权一真忽然看见从捆仙网缝隙间伸出来的石剑。

“铺蜡,点火,烧了这里。”

握住石剑的瞬间,捆仙索从中间砰然爆炸。

“你有什么愿望?”引玉原本的石像身躯在雷霆中破碎又重组,属于神官的光芒自内而外散发出来,“我来实现。”

——“说到底飞升不就是那么回事嘛,”彼时师青玄边嗑瓜子边打趣权一真,“顺应天意,或者顺应某人的愿望。”

老者说权一真是引玉的心魔,谁又能知道他也是引玉最挂念的人呢?

“师兄,这里着火了。”权一真松开剑间,将人搂进怀里,“我带你去别的地方好不好?”

引玉点点头,又摇摇头:“此事还未完结。”

妖道虽死,观中还有众多学了些歪门邪道的弟子,可不能随便把他们放出去。

“那还不好说?”权一真歪头道,“他们敢再做坏事,我就把他们的头打爆。”

引玉在心里叹了口气,先是让权一真尝了个爆栗:“打爆!打爆!我先把你的头打爆!”

“师兄,你,你以前不是这样的!”权一真立刻委屈的扁嘴,泫然欲泣的样子吓得引玉后背汗毛倒竖,赶忙温和道:“唉,拿你没办法,乖,打爆就打爆吧。”



 
评论
热度(17)

唐宋不是送糖

一条偶尔吐泡的咸鱼

© 唐宋不是送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