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宋不是送糖

【权引】带娃日记(4)

(3)(1、2的超链接3里面有,我就不再复制一遍啦)

(一真看起来有点智障可能是受了伤的锅,后面大概会好起来的——顶锅逃走)

章四 长生是假祸众生

说是拜师,两个人却连师父的面都没见到就被安排到后山打扫。

正如这长生观名为道观,实际上则被污秽浑浊之气覆盖。

权一真那日强行冲破禁制后受伤不小,身上的伤还在其次,最要紧的一口煞气堵在胸口上下两难,师兄在面前他又不能出去找人打架,拖了几天,再也忍耐不住。

扫完庭院,引玉自山下打了水正往回走,忽然听得山间传来隐约的争吵声。

“我们明明只是要给那女孩子驱邪,你过来不仅把事情给搅了,还血口喷人说我们欲行不轨,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权一真懒得跟他们废话,提拳便打,几下就揍得对方满地找牙,纵如此他依旧觉得胸中一口恶气难平,双眸渐渐充血。

“住手!”

多亏引玉能够听到山精鬼魂的低语,远远得知此处要出事,匆忙赶了过来。

“有麻烦了,有麻烦了……”半透明的人影飘在引玉身后,“你们进了贼窝了,当心啊,当心啊。”

贼窝?

当着众人的面引玉不好多问,捉住权一真的手低声呵斥道:“做什么打人?”

权一真愤愤的挣了两下,竟没挣开。

“我说是哪里来的野孩子呢,原来是你们两个。”方才还被揍得哭爹喊娘的年轻道士见到引玉便神气起来,“也不知师父哪根筋搭错了,随便的把你们这种破烂收进来,惹得大家都不得安生!”

他们明明被分配在最荒僻的院子打扫,住也都不跟其他人在一起,怎么会打扰到别人?况且听这弟子的语气,简直是连师父都不放在眼里,恐怕连“体统”两个都不会写,倒过来教训别人了!

权一真喉咙里发出幼兽吓唬人般哼哧声,配上一头卷毛没来由的像个发怒的小狮子,引玉三下两下把他扯到背后,恭恭敬敬的朝年轻道士们行礼赔罪。

“我没错!”权一真见不得师兄这个样子,“他们自己做的什么事自己心里清楚!”

“一真!”引玉拿他没办法,吼也不是骂也不是的,“师兄们做什么肯定有他们自己的考量,我们不要插手。”

“就是就是,我们做的事情岂是你们两个小屁孩明白的?”年轻道士们吃吃笑起来,“恐怕你们毛都没长齐吧?”

引玉不欲多费口舌,拉着权一真脚下生风的离开了是非之地。

“师兄!”权一真被拉进屋内,炸起来的毛平顺了许多,“他们冒名做坏事,我为什么不能打他们?”

引玉揉揉额角:“如今寄人篱下,得罪了他们,我们住到哪里去?”

“那就把他们全部打跑!”

“你这是要雀占鸠巢吗?”引玉摇头,“他们虽然行事不端,可在此地甚有威望;如果公然与他们作对,别说能不能占下这里,就算占山为王,没有香火信徒,你要我们喝风吗?”

“大不了……”大不了回上天庭嘛,权一真刚要这么说,忽然想到现在的师兄非人非神非鬼,除了凡间,还有哪里能去?

“算了,”他闷闷道,“只要他们不再让我看见,我就不打他们。”

引玉随便应付了权一真两句,把对方轰出去给院子洒水,而后捏捏眉心低声道:“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求仙问道不清净,驱邪除妖喂贪心。”半透明的人影古怪的念着不知哪里得来的句子,冷笑道,“说这里是贼窝yin窟都不为过。”

“那为什么还能香火鼎盛?”引玉道,“应该守护一方土地的神官呢?”

“神官?”人影像是听到什么好笑的事情似的抖动起来,“曾有的,后来就没了。”

“为什么?”

“谁知道?能力不足?流放?”人影道,“总之不就是那么回事么,愿望得不到实现,人们三五年就把你忘了,纵然不推了你的神台,也是仍凭他长毛发灰。”

引玉觉得胸口蓦然一痛,转开话题:“少了一位神官,总该有别的来顶替,莫非这里的师父原本是个正经人,只是对手下弟子太过放纵?”

人影却不再说话,飘忽的消失了。

引玉在位子上呆坐了一会儿,半晌后抬头看看天色,意识到今晚大概不会有人来通知他们去吃饭了。

正巧权一真走进来:“师兄我饿了,我们去吃饭吧。”

引玉略一思索,道:“不了,山下溪涧中有鱼,今晚吃鱼。”


评论(3)
热度(23)

唐宋不是送糖

© 唐宋不是送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