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宋不是送糖

【权引】带娃日记(2)

前文连接——

http://tangsongbushisongtang.lofter.com/post/1f1b1176_12bdde88#

章2  天造地设通阴阳

自道馆一路外逃,引玉吊着口真气也不知跑了有多远,直到一颗心仿佛要跳出喉咙,胸口更是疼的像要炸开,他终于双膝一软倒在地上。

我是谁,我在哪里,我为什么要跑?

跌跌撞撞的摸索到溪水边,拘了一捧浇在脸上,冷静半晌,他终于想起来看看自己的模样。

凤眸朱唇,眼角处有颗小小的泪痣,引玉艰难的扬了扬嘴角,脑海中莫名蹦出个声音——“师兄。”

他吓了一跳,直接向后跌去,手脚并用的远离溪水。

是谁,是谁?

“哇啊啊啊!”

不知所措之时,耳边传来隐约的呼喊声。

“救命啊,救,救命啊!”

有谁在吗?神啊,神啊!

引玉不由自主的起身,摇晃着朝呼喊声传来的方向走去。

“嘻嘻,又有美味可以吃了!”尖细的声音亦被引玉听到,他微微侧目看到个浑身鲜血,瘦的皮包骨头的怪物,“小孩子,我最喜欢小孩子了,只要披上一张小孩子的皮就可以为所欲为,还能被那些愚蠢的人保护,嘻嘻嘻,嘻嘻嘻!”

引玉听得心头火起,随手折了根树枝,轻轻一掷便将那怪物钉在地上。 

“什么人,什么人!”

引玉没有理会他,径自救下小孩子。

“放开我,那是我逮到的,是我的!”

“你这狗屁神官!你是个什么东西!你知道我的来历吗?”怪物还在不依不饶的呐喊,“当心被我的主人知道,他在上天庭告你一状,你可受不了!”

什么神官,什么上天庭?

引玉步履生风,明明没有问小孩子他的家在哪里,却自然而然的寻到了山中的小村落,将怀中熟睡的孩童轻轻放在家门口。

“哎呀!”

没来得及走,屋门开了,中年妇人见到孩子大叫一声,直接跪地将孩子搂进怀里:“我的宝儿,我的宝儿!你可吓死我了!”

哭喊声吓醒了孩子,小孩揉揉眼睛,看到母亲,立刻也哭了起来。

哭声惊天动地,没得教人心烦,引玉却只觉得心中一股暖流经过,不自觉露出微笑。

“宝儿啊,是谁救了你?”

此刻再想走是来不及了,于是引玉索性敲敲门,向屋内人点头道:“我在山中打坐修炼,偶然听到呼救声,便顺手救了下来。”

“你……”妇人擦干眼泪,抱着孩子走到恩人面前,激动地语无伦次,“大恩人,您是我家的大恩人啊!”

引玉慌忙扶起人:“没事的,没事的。”

“咱这穷乡僻壤深山老林的,哪来什么修道人?”看热闹的人中传出窃窃私语,引玉心头发紧,莫名有些担忧。

——“肯定是神仙!”

“神仙?怎么会有这么年轻的神仙?”

“怎么不是神仙,你看看他穿的带的,哪样是随随便便能见到的?咱这地方又没有皇亲国戚的,不是神仙还能是什么人?”

原来是这样,是神仙啊!

里外三层的村民也不知怎么竟达成一致,十分笃定引玉肯定是某位神官,听到娃他娘的祈求声下来救人的!

引玉拉起这个跪下那个,一张俊脸涨的通红,加上他发现随着村民呼喊声渐高,身上的灵力也是越来越强,双手都开始泛起层淡淡金光。

“若是待会儿不小心伤到人可就不好了。”引玉迅速冷静下来,找到村长,在对方耳边耳语几句,而后在众人热切的目光中沉稳向前,最后站在村口:“吾本不应现世,如今汝心愿达成,只要不忘诺言,必然能得到神明长久的护佑!”

“是!”

灵力过剩的引玉不敢再到处乱走,返回去处理了那只怪物后整座山他都没过多停留,而是循着本能朝西方进发。

走了一天,体内的灵力没有任何消减的痕迹,倒是肚子已经瘪的不能再瘪,引玉掸掸衣裳尘土,正要走向卖馒头的小摊,忽然发觉自己好像......没有钱。

摸边全身,真的是一文钱都没有。

倒不是没有办法。之前村民说他穿戴都不似寻常人,证明这身衣服还有上面的配饰确是值些钱的,若真的走投无路的话当了衣服换些银钱也就是了;可每当他下定决心要当掉衣服,那句“师兄”就会阴魂不散的飘出来,好像,好像这是什么人精心为他穿着打扮的,是朝思暮想着看他穿上一穿的。

“既然有钱做这样一套衣服,一定还有第二套,第三套,大不了穿别的就是……”

可是......

“师兄,师兄你是不是生气了,师兄你怎么不理我了?”

闭嘴啊,引玉无奈的捶了自己一拳,我不会当掉就是了。

又是天黑,被饥饿感折磨的无奈又委屈的引玉流浪到个废弃的道观中,这道观也不知多少年没人来看一眼,屋顶的蜘蛛网简直能摞成千层饼。

好饿啊,他心里闷闷不乐,手上攥着三四根枯草缠来缠去。

妖怪鬼魂的低语时不时在耳边响起,这些天他都已经习以为常,倒是总有些惊世骇俗的祈愿会对他起到振聋发聩的作用。

我到底是什么呢?

他仰起头,灵力充沛的身躯在黑夜中也能很好的看清周围一切,甚至是那尊早已经被人们遗忘的神像的面容。

一瞬间引玉如遭雷击,整个人僵在地上,前尘往事如决堤的潮水在他脑海中翻涌,偏偏他神思混乱什么都没看清。

只有一句话,一个令他牵肠挂肚,既爱又恨的家伙在滔天洪水中慢慢浮起,如同石碑般在洪流中屹立不倒。

“引......玉……”

他一手捂住自己的头,另一只手擦过风华粗糙的神台,留下一道血迹。 

“一真……”

这是他念出的第二个名字。




评论(4)
热度(44)

唐宋不是送糖

© 唐宋不是送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