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宋不是送糖

【双玄】凡人(27-29)


章二十七 并肩
糖乎?刀乎?_(:зゝ∠)_
————————————————————————

转眼十余年,唐家和苏家两位小公子果然是有惊无险的顺利长大。
贺玄一直一直看着他们。
如今两位小公子都已成年,有了自己的字,唐沉自解语、苏风字无忧。
唐解语自小便性格沉稳,而且似乎能看见些寻常人不能见之物,但他从不同任何人讲,只是在贺玄偶尔靠近的时候默默挡在苏无忧身前。
苏无忧天性跳脱,明明身体不大好却偏爱游水爬树,每次闯了祸就抓唐解语来背锅。
时值盛夏,天气闷热潮湿的让人喘不过气,苏无忧躺在凉席上正吃西瓜,结果却被西瓜子给呛住了。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唐兄救我!”
唐解语淡定的放下书,走进里屋扶起苏无忧给他顺气,低声道:“说过多少次不要躺着吃东西。”
苏无忧撇撇嘴:“热啊~”
“西瓜汁都滴到我席子上了……”
苏无忧好容易顺过气,偏过头伸手去摸,凉席果然黏糊糊的。
“嘿嘿,”苏无忧笑笑,“唐兄这席子哪里买的?回头我赔给你就是了。”
唐解语冷哼一声,重重在他后背拍了一记:“前朝的镇纸,夫子的砚台,大伯的玉烟斗还有盆景,你赔的过来吗?”
“我不是故意的嘛,”苏无忧撅起嘴小声叨咕,“记得这么清楚,哼。”
唐解语看他脸颊微红嘴唇晶莹,心中微动,忍不住凑上前去舔了舔他的嘴角。
苏无忧吃了一惊,红着脸扑腾了两下,好容易挣开对方的怀抱:“青天白日的,做什么呢!”
唐解语笑笑,舔舔嘴唇:“你吃了我一盘西瓜,我只舔一舔都不行?”
是吗,是他小气吗?
许是天气的原因,贺玄在一边看的竟有些燥热,忍不住想靠近些看清苏无忧的模样。
“站住!”唐解语低吼一声,把苏无忧拉到自己身后。
贺玄与他对视,片刻后道:“你果然看得到我。”
“怎么了?”苏无忧不明就里,从唐解语身后探出头张望,“没有人啊。”
唐解语看看他,摇摇头,而后转向贺玄道:“他是我的人。”
贺玄眸色深沉,地上的瓷盘微微颤动,竟解出一层寒霜。
唐解语不甘示弱,握住苏无忧的手,低声念出咒语,瓷盘霎时碎成几瓣!
苏无忧惊呼一声,害怕的缩到唐解语身后:“唐唐唐解语!闹鬼了吗?闹鬼了吗?”
“鬼有何惧?”唐解语轻捏对方手心,“你是我的,谁也别想抢走。”
章二十八 心魔
堂堂鬼王打不过个毛头小子?
这自然是不可能的。
但杀了他又能如何呢?
苏无忧并不是那个人,贺玄心里很清楚,唐解语也不是师无渡。
这一回一人一鬼不分胜负,只有琉璃人儿苏家小公子莫名受了惊,又病倒了。
唐解语衣不解带的在屋中照顾,双眸熬得发红也不肯讲苏无忧交给他人。
“唐兄啊~”苏无忧可怜兮兮道,“这药太苦了,能不能不喝?”
唐解语黑着一张脸,看看他看看药碗,“咕咚咕咚”把药灌倒自己嘴里。
“诶?”苏无忧讶道,“别喝别喝,苦!”
唐解语丢开药碗一把把人捞起,毫不避讳的将药喂给苏无忧。
末了,他舔舔嘴唇,往苏无忧嘴里塞了块糖:“苦吗?”
苏无忧小脸通红,犹犹豫豫的点点头,含糊道:“不过,糖是甜的,你要尝尝吗?”
过去的仇恨依旧苦涩,被抢换命格的苦,被白话真仙捉弄的苦,他一口一口喝的干净,然后强行喂给那个人。
那人却问他:“明兄与我并肩的那几百年,难道心里也只有仇恨吗?”
此刻回首是否已经太迟?
贺玄咂咂嘴,妄图回味一丝甜蜜,但只尝到满口苦味。
章二十九 解语
“你走吧。”
贺玄不知对方是怎么找到自己的,唐解语没带任何人,只身前来,眼眸中没有任何情绪。
“你走吧。”唐解语又重复一遍,“你等多久都没有用的,我不信什么天官天命,我会用自己这双手、这条命来守护他的。”
“你的一条命……”贺玄道,“难道我会在乎吗?”
唐解语坦然道:“若成了鬼,左不过像你一样化身为绝,长留这世间罢了。”
“可他不过一个凡人,他比你早死的话你可怎么办?”
“他活,我为他而活;他死,我与他一同赴死;我若先他一步成了鬼,就守在他身边,等他离世后我便自行挫骨扬灰。”
贺玄看过两人命格,唐解语倒有成就大事业的潜质,甚至想要飞升也不是难事,但苏无忧是个确确实实的平凡人。
“如果,有不这么麻烦的办法?”贺玄冷笑道,“我为你们两个换命,让他飞升,而后你化成绝陪伴他,可好?”
唐解语略一思索,拔剑出鞘在自己与贺玄间划下一道:“我就是我,他就是他,他做自己就好。”
——“如果没有换命,是你飞升成仙,你当如何?”
——“我定会找出白话真仙,亲手诛杀,而后守护他一世。”
唐解语......
正是贺玄自己。

评论(5)
热度(49)

唐宋不是送糖

© 唐宋不是送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