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宋不是送糖

【双玄】凡人(19-21)

章十九 逃离

说破无毒,说破无毒,现在是排毒阶段!!


————————————————————————————

一句对不起,为故事里的师青玄,也为故事外的自己。

他真的不是,就算曾经是,如今也不是了。

贺玄清楚地知道师青玄逃跑,在对方跑出自己能够感应的范围之内前,他至少有百种方法抓住他折磨他。

但他选择了最不可能的一种,他念出曾经的通灵口令,给那个人留了句话。

耳边传来惊雷般的一声,苏青双膝一软跪倒在地,属于师青玄的记忆“咕咚咕咚”涌上来,速度之快令他窒息。

终于还是要想起来吗?他摇摇头,在沙石地面上一寸寸的往前爬,任凭身后血痕越来越重。

“哥哥哥哥哥哥,”师青玄眼前的世界扭曲成恐怖的样子,“不要死啊,我一个人不行的,为什么,为什么会是这样,谁来告诉我啊?”

最后他失去力气,快要坠入黑暗之前,却看到漫天洁白的羽毛纷纷落下,有个人拈住一羽向他走来,容貌由凌厉阴沉变得温和俊秀。

“一挥手十万功德,你真是大手笔,”熟悉的容貌,熟悉的语气,那个名字就在唇边,只是他再也不敢呼唤。“只不过这其中一多半恐怕都是世人给你大哥的罢?”

大......哥?

“死了就死了,难道要我活着看你这幅样子吗?”

如果更争气一点就好了,如果更坚强一点就好了,如果那天没有喝醉、没有逃避、一直一直都是清醒的就好了。

可他只知道每年上元灯会替哥哥明灯夺冠高呼,然后偷偷让自己的弟子多给自己最好的朋友点上几盏。

却不知他的快乐他的自由是建立在别人痛苦之上的。

海面掀起滔天巨浪,几乎要将来不及返航的渔民拍入海底,好在狂风吹起船帆,像一只大手把他们全部安全送回岸上。

岸上的人们抱头痛哭。

“风师显灵啦,神仙显灵啦!”

师青玄迷茫的看着掌心泛起的点点荧光,远方的呼喊直传入他脑中,朦朦胧胧中他好像看到大哥就站在眼前,于是忍不住去捉对方的衣角……

“凡人又如何,砺其筋骨,磨其心性,胜神十倍!”

章二十 迷局

“赶上了,赶上了!”谢怜纵身一跃,使出十成法力接住了师青玄!

下面花城的脸色不是很好,没等谢怜把人放稳就把贺玄推了过去,把自己的人拽了过来。

师青玄见到两人大惊失色:“血雨探花,太子殿下?你们怎么在这里?”

花城眉毛一挑,来意不言自明。

谢怜无奈道:“风师大人,虽然过了七年,但你飞升还是很有希望的,为什么要自暴自弃呢?”

师青玄尴尬的挠挠头,身上细碎的伤口疼得他抽冷气,低声道:“没有,你看,我就是一不小心踩空了。”

贺玄冷哼一声,吓得师青玄一个哆嗦,对方却执起他手臂温言道:“已经废了一条手臂一条腿,还想怎么样,彻底变成废人一个吗?”

两人间的气氛有些微妙的改变,师青玄莫名觉得脸上发热,摸摸头,没发烧啊。 

边为师青玄清理伤口,贺玄边问道:“这下清楚了?”

花城点头。

谢怜于是用通灵术光明正大的作弊直接问答案。

师青玄站累了,半靠在贺玄身上,疑惑道:“清楚什么?”

“很快你就知道了。”

章二十一 换位

贺玄话音未落,唐忘忧自山顶跃下,稳稳落在几人面前。

“我赢了,”贺玄声音难得带有几分欣喜,“你给我如约消失。”

忘忧抿着嘴低声笑了阵,朝着师青玄摆手:“阿青,你还站在那里做什么,这些天夫人都要急疯了。”

师青玄“啊”了声,向前几步,而后对花城和谢怜道:“血雨探花,太子殿下,这是我的好朋友,唐兄唐忘忧。”

谢怜一时没反应,花城接道:“忘忧?真是个好名字。”

难道,难道他还没记起来?

贺玄道:“师青玄,你还想玩什么把戏,你明明已经想起来了!”

“我……”

“你无非觉得是当初命格交换致使一步错步步错,你落到现在这个地步,”忘忧抢白道,“不如我给你个机会让你按照原来的命格活一次,看看你会不会比现在更快乐?”

如果一切都可以重来,当初是你功成名就飞升成神,他真的会比风师青玄做得更好吗?

如果他从来没有遇上师青玄,任凭师青玄在醉生梦死或者恐惧逃避中度过一生,种种怨恨痛苦会就此停止吗?

“重来,你与师无渡共事,失去弟弟的师无渡会更加蛮横疯狂,你们依旧还会是死对头。”

“说不过你就是希望他们两兄弟都死在你的手上罢了。”

忘忧轻描淡写道:“喜欢左右人的生死,真是个称职的神明。”

他们几个谁的手上没沾着别人的血,难道这血还要分出个高低贵贱应当不应当? 

“你自己不认命成了绝,有什么资格嘲笑为了弟弟疯狂的师无渡。”

字字诛心。

贺玄艰难的抬起头,咬牙切齿道:“不会。”

对上师青玄的眼眸,他更加坚定道:“若我飞升,得知此事,必定亲手诛灭白话真仙,保他不死。”

此言一出,师青玄、谢怜与花城都愣住。

忘忧看看师青玄,又看看贺玄,垂眸笑道:“你还是不肯死心?我可没这么多闲工夫陪你玩,阿青,我们……”

“唐兄,”师青玄打断对方,沉声道,“麻烦给夫人说一声,小子不肖,还想在外面游历一段时间,就先不回家了。”

而后他攥了攥拳,转身,一瘸一拐但坚定的走向贺玄:“贺,贺玄,很多事情我还是记不起来,不过如果重新经历一遍的话,说不定会想起什么。”

顿了顿,他又道:“无论是痛苦还是什么,这一回,让我知道吧。”


评论
热度(43)

唐宋不是送糖

一条偶尔吐泡的咸鱼

© 唐宋不是送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