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宋不是送糖

【双玄】凡人(14-16)


章十四 劫掠
一直用化名是因为现在师青玄小天使就是认为自己是别人…
以及黑水用错误的方法是得不到正确的结果的(掩面)。

————————————————————
流水席的热乎气还没散尽,苏家的小公子竟然又丢了!
“肯定是让什么仙儿给盯上了,”街头巷尾的闲人信誓旦旦道,“一错眼给逃出来,没成想这一大办宴席,得,又让人给劫走了!”
“谁知道呢。”
“命苦啊……”
被劫走的苏青一头雾水,前一天还好好的躺在床上,怎么一睁眼就到了荒山野岭?
空气潮湿而且咸咸的,苏青挠了挠头,海边?
一抬胳膊,哗啦啦的铁链声响更令他困惑。
难道他出的去吗?
很快,劫走他的“元凶”推门而入。
“老白?”
贺玄没有应声,不紧不慢的走上前,出手扼住苏青脖颈。
苏青不明就里,也不恐惧,微微偏过头,发丝掠过贺玄手腕:“老白,你怎么了?”
难道是想要赎金吗?
贺玄看他这幅样子就来气,手上微微用力,沉声道:“记不起来吗?”
苏青眨巴眨巴眼睛,拼命喘气,一句话也说不出。
贺玄松开手,扯着铁链提起他的胳膊:“就是在这里,我杀了师无渡。”
苏青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只是担心家里人。
“你同夫人说了吗?”苏青道,“她看不到我会担心的。”
贺玄有些明白,忘忧用自己的人将师青玄记忆中的人全部替换,所以师青玄对于过去所有人所有事的全部感情,都理所应当的嫁接到忘忧的人身上。
“你欠我的还没还清呢。”贺玄冷声道,一巴掌扇的苏青偏过头,嘴角立刻就破了。
苏青吓懵了。
紧接着贺玄捏住他的下巴,恶狠狠的朝着他嘴角咬了上去!
铁链在墙上摩擦发出可怖的声音,贺玄轻而易举的把师青玄的记忆灌入苏青的脑海,但不知为何无法将法力一并还给他。
“是谁?”苏青吓得失神,完全无法认出记忆中的自己,“他是谁?”
章十五 不识
“是谁!是谁?”苏青徒劳的挥动手臂,腕处很快浮现血痕,“哥……哥?明兄?不!不对,不对,全错了!这不是我,这不是我!”
贺玄扑上去压住他,苏青的头重重碰在石床上几次,很快头晕目眩胃里恶心。
“怎么回事?”什么换命什么欺骗,明明只是书里的故事,为什么会如此清晰的在自己眼前?我到底是谁?!
“青玄!”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威严中带着一点无可奈何的宠溺,“不要闹了!我会处理的,一个噩梦而已!”
是梦啊。
原来自己还没有变成孤零零的一个人。
贺玄只见苏青整个人诡异的僵住,嘴角微微上扬,而后两眼一黑晕死过去。
处理伤口简直麻烦死了,贺玄本想就这么放着,谁知晚上的时候苏青的手腕已经被铁腕勒的黑紫,嘴唇更是肿的像驴一样。
小心翼翼的用清水擦掉血迹和灰尘,敷上百试百灵的神药,贺玄在对方身边坐了会儿,到底还是把他丢到软软的锦被床上去了。
第二天,人没醒。
第三天,人还是没醒。
贺玄外出一趟回来,床上的师青玄一动没动过。
身为一个“绝”,他此刻竟然有些慌乱。
然后再一次在错误的时间造访了花城和谢怜。
花城完全不想管这两个人,只是谢怜心软,仔细看过师青玄后面色凝重道:“他身上有个类似咒伽的东西。”
咒伽是什么几人都很清楚,可师青玄身上的咒伽并非不让他使用法力,而是不让其他人在他身上施用法力。
“所以,你就任由他发了三天烧?”
谢怜衷心有些替师青玄不平,要死要活都无所谓,这样平白折磨人是否太过得理不饶人?
贺玄也有些尴尬:“应当是昨夜烧起来的。”
拆下腕上白布,果然,之前的黑紫此刻已经变为脓黄色。
此后划开手腕放出脓血的过程师青玄亦是毫无知觉。
匆匆请了大夫开出方子,熬好药再耐心的喂下去,忙完这一切天边已经微微发白,花城忍无可忍,把贺玄拽到一边不知说了些什么。
贺玄听完,站在原地想了很久很久。
谢怜小憩醒来的时候,贺玄已经带着师青玄离开了。
“你跟他说了什么?”
花城微微一笑,握住谢怜的手道:“哥哥为别的人忙了一整晚,醒来竟还问别人的事?”
章十六 照顾
床上的人眼睫抖动,马上便要醒了,而贺玄正好换完衣服,手忙脚乱的抚平衣服上的褶皱。
甫一醒来,苏青满心都是无奈。
他本打算出门历练历练长长见识,哪想到半路遇到个疯子,不图财也不害命,就是非得把自己当作别人。
浑身上下都在叫嚣着疼痛,勉强滚下床喝了两口水,结果被一声轻咳吓得“咣当”一声撞在床沿。
贺玄张了张嘴,忽然不知道该喊他什么。
“等等,别过来,兄弟留步!你到底是谁!”
贺玄想想,沉声道:“明仪。”
如果身为贺玄无法唤醒他的记忆,那么明仪呢?
“明仪?”苏青疑惑的念叨几声,脑海里浮现的是唐公子的面容。
“不,你不是!”
贺玄道:“这回你倒学聪明了。”
“你到底叫什么,你想要什么,钱吗?”
“我叫贺玄,”贺玄缓缓道,“我不要钱,我只要你。”
苏青下意识要反驳,贺玄却快一步抓住他的手腕狠狠一握:“记住这个痛,你是风师青玄。”
疯子!疯子!
苏青—师青玄委屈的抹去脸上的泪水,心中只想赶快回到家里,再也不要出来历练了。
看到他的泪水,贺玄倒是灵光一现,命令道:“师青玄,拿起你的扇子!”
师青玄乖乖起身,不情不愿的捏住桌子上一柄精致漂亮的折扇。
“现在,笑。”
什么?
他笑得出来吗?
勉强半天,师青玄终于是眼含泪水的扯了扯嘴角这一瞬间,他忽然感觉一阵头晕,眼前闪过个血淋淋的画面。





(待续)

评论
热度(22)

唐宋不是送糖

一条偶尔吐泡的咸鱼

© 唐宋不是送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