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宋不是送糖

【双玄】凡人(4-7)

不太会在lo上弄连载...QAQ
喜欢的小伙伴需要@ 的请留个言~靴靴
—————————————————————

章四 生病
师青玄病了,咳嗽,发烧,整张脸红彤彤的好看极了。
难怪,谁让他又泡水又淋雨的?
偏生他病了还不肯好好躺着,仍是跟着众乞丐一同去乞讨,只是毕竟原本就跛了条腿,发着烧走路就更加摇摇晃晃的。
卓心白看不过去扶了他一把,简直要被他烫到。
“你不要命了!”
师青玄歪着头,一副听不懂的样子:“我当然要啊。”这条命可是哥哥换来的。
而后又道:“快走快走,赶不上他们啦!”
卓心白似乎很想直接把他背起或者抱起来,然而他犹豫了片刻,就这片刻,师青玄已经摇摇晃晃、蹦蹦跳跳的追上前面的乞丐了。
“今天太阳真好,”师青玄眯起眼睛轻声哼着什么,“真好,真好。”
卓心白在他身边坐下,伸出一只手挡住他的阳光:“听说你以前是神仙?”
师青玄眼睛瞪大,嘴巴张成O型:“你你你,你怎么知道,不对,你怎么相信?”
其他乞丐可都是见过花城他们才肯信的!
未等卓心白回答,师青玄忽然抹抹脸上的灰,兴奋道:“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像!”
“像什么?”
师青玄顿了片刻,瞅瞅四下无人,而后附到卓心白耳边轻声道:“风师......”
不提这个还好,一提这个卓心白额上青筋暴起,怒道:“像个屁!”
师青玄“嗯?”一声,看到卓心白的反应,还以为他是自己的信徒,赶紧连胜安慰道:“好好好,不像不像不像,风师大人那么俊美无筑天下无双,我当然不像,嘿嘿。”
没想到卓心白冷笑一声:“他是个彻头彻尾的白痴,他哥哥......”
感觉到师青玄警惕起来,卓心白立刻什么都不再说。
半晌,师青玄打了个呵欠,懒懒道:“没错,他确实是个彻头彻尾的白痴。”
——“那也是俊美无铸、天下无双的白痴。”
“.......”
章五 生辰
转眼过了师青玄的生辰。
他已经好几年没过过生辰,再加上这一日实在令两个人都倒霉透顶,他刻意去忘记,总算是直接一觉睡了过去。
这些天卓心白不知去了哪里,反正大家都说这人厉害的很,他便不在意,在原来的破庙给他留了两个馒头就跟着大部队往别的城市走了。
原本他为神的时候也走过许多城镇,但大多是为了寻欢作乐或者君吾的任务,如今为温饱生存像动物似的流浪,世界在他眼前反倒更加真切。
有谁家结婚大摆流水席他一定是要去看看的,谁家小儿夜啼他也勉强可以给点建议,坐在路面看看泼妇骂街小两口吵架更是有意思极了,为神的乐趣越来越模糊;他心里清楚,纵然命格不变,他此生也就是个地地道道的凡人了。
凡人嘛,别的好处没有,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随时随地消失,不会有任何人发现。
这也是他三年前才知道的。
当时又有人要过来劝他再次飞升,他不堪其扰干脆星夜兼程直接跑到邻镇镇中,竟然真的没被人再找到。
地上众生千千万,只要能够放下,便绝对不会被找到。
章六 暴躁
这日一大清早,谢怜还在床上有些起不来身,忽然听到院子里乱哄哄的说什么人要来找花城的麻烦。
怎么可能?还有什么人是花城对手?
等谢怜艰难的“冲”到院子里,才发现来人还真的跟花城有点渊源。
花城也烦对方一大早打搅自己呵谢怜,没好气到:“你自己把人弄丢了,我去哪里给你找?要想找也行,先把欠的钱还上。”
“怎么回事?”谢怜通灵问花城。
花城道:“师青玄不见了。”
贺玄一张脸黑如锅底,仿佛找不到师青玄他就要把凳子坐穿似的,花城也无奈,看看谢怜,只得到:“我帮你找找。”
贺玄立刻抬头。
“但不保证能找到,他毕竟已经是个凡人。”
鬼物找寻凡人,还是曾经是风师的凡人,恐怕近不了身就会被对方察觉。一旦察觉一次两次,师青玄肯定不会再留在他们能够找到的地方。
但他就是要找,那人欠了他的命,他是那个人永远甩不脱躲不开的诅咒。
章七 命数
若师青玄运气如当年谢怜那般惨不忍睹,他一定早被找到了。
可也不知怎么的,他最近运气好的出奇,走在路上捡到钱也就罢了,竟然还能被人认成失散多年异父异母的亲兄弟!
“青儿啊!我苦命的青儿啊!”
对方只是在拐角处瞥见他的脸,竟就认定他是自家兄弟!
以前的话那当然是攀亲戚,可现在他落到这个地步,除非有诈......算了,谁会闲着没事诈他?
梳洗停当换上新衣服,屋内的众人都惊了,甚至连他自己都惊了。
这家人还真跟他长得很像!
“青,青儿,”衣衫简朴的夫人握着他的手,眼泪扑簌簌的落下来,“七年了,没想到还能找到你,这是上天保佑啊,保佑啊!”
“等,等等,”师青玄尴尬道,“虽然我可能真的同令公子容貌相近,但我真的不是啊,真不是,我是有哥哥的!”
“你哥哥呢?”
师青玄被噎了下,眸光暗淡,低声道:“他,他为了我做了错事。”
“傻孩子,”夫人艰难的摸摸他的头,“你一定是流浪太久,把街上的什么人当作亲人了,来,给你看看你以前的小玩意,你一定能想起来!”
“等等等等,”师青玄拼命摇头,“贵公子是哪天生辰,名字叫什么?”
夫人说了个年月,而后道:“怎么连自己名字都忘了?你叫苏青啊。”
名字里同自己一样,有个“青”子,师青玄生怕再占了别人的命,仔细去回忆自己的生辰,结果竟真的一点都想不起来了。

(待续)

评论(5)
热度(86)

唐宋不是送糖

一条偶尔吐泡的咸鱼

© 唐宋不是送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