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宋不是送糖

【楚郭】封正(3)

(前文戳这里)

(3)

*HE!HE!HE!请各位亲放心!

*楚哥的能力设定是尸王+傀儡师+地星人,小郭是灯芯+海星人+小可爱~

*赵老爹很生气,竟然不跟我打招呼就把我鹅几拐跑了,我要骂洗你!吓洗你!


郭长城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个很长的梦。

梦境并不愉快,有离别,有怪兽,还有好大好大的悲伤。

但不知为什么他不想醒过来。

他在梦里千百遍的呼唤着同一个名字,却在睁开眼的瞬间把它忘得一干二净。

明明嘴唇上还残留着那个名字的热度,明明胸膛中躁动的心都在鼓噪着那个名字,可他竟然怎么都想不起来!

或许,会有别的人记得?

他用平生最快的速度洗漱出门,饭都没吃就赶到特调处,却看见门上贴着“放假一天”的通知?

不行,绝对不行,他平生从来没有这么鉴定过,更没有过如此大的勇气——

给赵处打,关机。

给红姐打,正忙。

给林静哥打,不在服务区。

郭长城红着眼睛蹲在特调处门口,就像第一天刚来时那样,什么也不懂,无依无靠的样子。

没有过多踌躇的时间,他拨通了二舅的电话。

“喂?长城?”二舅那边似乎很忙,郭长城猛然感到有些不好意思。竟然为自己的事情麻烦家人,这还是头一次。“怎么了?”

“我……”郭长城搓着衣角,靠着特调处的门快要缩进尘埃里了,“我想找个人。”

“什么?找人?着急吗?”二舅说话都风风火火的,“不着急的话咱明天再说行不行?我这边正处理事情……”

“不行,火势控制不住,得马上增派人手!”

电话里隐约传来各部门忙乱的声音。

“怎么会突然……”

“对外就说是夏季雷雨引发的山火吧,现场还有目击者吗,统一带到局里来!”

“二舅,你,你先忙吧,我也没什么要紧的事。”郭长城攥着电话的手心都出汗了,正犹豫要不要主动挂断电话,忽然听到那边惊雷般的一句——“快,快封锁,发生暴走了!特调处……”

“暴走?特调处?山火、雷雨?”

郭长城颤抖着手挂断电话,眼前一阵阵发黑,浑身发冷。

对了,他早上忘记吃早饭了,现在肯定是有点低血糖。

不光是今天的早饭,昨天吃的什么来着,昨天,昨天他在哪里来着?!

一声怒吼把来来往往的人都吓了一大跳。

“不好!”

东南方天空被火点燃似的迅速红成一片,强行冲散了马上要聚集成团的乌云。

天空得以片刻放晴,特调处的人赶紧朝着楚恕之的方向进发。

沈巍按住赵云澜,两人视线越过重重密林,落在因雷击而暴走的楚恕之身上。

“小灯芯果然喜欢他。”赵云澜松了口气,“这下好办了。”

“不要轻举妄动,”沈巍道,“老楚情况不好,贸然刺激他的话……” 

然而他话还没说完,赵云澜已经窜了出去,站在上风口向下高喊:“喂!楚恕之!”

暴怒的尸王一连撞断数棵一人环抱的高树,停在赵云澜下方一百多米处。

“你家小朋友,为了不忘记你,把自己快给折腾疯啦!”赵云澜道,“你给句痛快话,你到底喜不喜欢他,不喜欢的话我直接把他敲晕了丢回家得了!”

楚恕之头脑似乎清醒了片刻,吼了句“别动他”。

然后片刻之后他依旧狂暴,千百年来积攒的力量流水般消失,他的皮肤不断皲裂又不断新生、新生后再次皲裂。

东南方的天空黯淡下来,乌云重新聚集,再过不久,便是最后一道天雷了。

“会灰飞烟灭的。”

“老楚!坚持住!”林静在燃烧断裂的树木间艰难跳跃,“我就快把电流分散网布好了!”

“小心!”

大庆在空中转了个身,稳稳落在地上:“小心傀儡线!”

“哥哥,哥哥……”

楚恕之开始出现幻听。

“为什么死的不是你,为什么我们要长得一模一样。”

念之?念之,是你吗?

“为什么你就不能乖乖听话,老实一点?为什么,你总是要惹是生非?”

不,我不想的,我不知道会发生那样的事情。

“你杀了那些人,那又能怎么样呢,难道我就会回来吗?”

念之!念之!

“真的想要赎罪的话,就别在挣扎,化作齑粉吧,没有人需要你,你的那些东西从一开始就是错的。”

错的吗?可我明明是想变强之后保护你的。

我从没有想过害死你,如果可以的话,我多么希望活下来的那个人是你!

“是吗?真可惜,这世界上从没有如果。”

“既然了无牵挂,就随风散去吧。”

了无牵挂,吗?

他的躯体不再新生,开始一寸寸剥落,直到这个躯体只剩一幅骨架为止。

特调处的人想尽办法,也只能是拖延最后一道天雷的时间和雷击的威力,如果楚恕之本人不能堪破,他们终将功亏一篑。

“哥哥,跟我走吧。”

虚幻之中楚恕之以为自己看到了救赎的光芒,然而在他伸出手的那一刻,心口处的疼痛把他拽回现实!

“楚哥!”

小笨蛋竟然自己赶了过来!

“别!”

赵云澜只一怔愣的功夫,郭长城已经踏入那篇雷击过后焦糊的土地。

“楚哥!”

他一路走,一路哭,跌跌撞撞的,扑到浑身浴血的楚恕之怀里。

“不要死。”

楚恕之不受控住的扼住他的脖子把他按在地上,偏过头吐出口鲜血。

好痛。

为什么会这么痛?

难道是这颗心又活了过来?

“楚哥,你说你不在乎任何人,那是假话吧,我知道的。”郭长城抽抽搭搭的,伸长手臂想要像楚哥安慰他那样摸一下对方的头发。“特调处的大家,你都是在乎的吧;赵处、林静哥,还有黑袍使……还有我们遇到的那些需要帮助的人,你都是在乎的吧。”

楚恕之似乎想反驳他,喉咙里面发出一阵含糊不清的吼声。

“大家也在乎你的……”郭长城因为窒息,声音变得很轻,却依然坚定,“我,我也在乎你。”

非常非常在乎。

害怕的时候,如果你在身边,就会变得勇敢一点;觉得自己很没用的时候,看着你,就会想更努力一些让自己变得有用;我最开心的一件事就是能够来到特调处,认识大家,认识楚哥。

“谢谢你,一直把我当做弟弟一样。”

楚恕之忽然收力,起身抱住自己的头,后退两步靠在树上。

“念之……念之……”

“长城……”

“长城……”

“郭长城!”

一道闪电像是天空忽然张开眼睛,万丈雷霆轰然落下!

一瞬间,郭长城想到很多。

他一直都觉得,只要大家幸福自己就幸福了,他的人生目标就是能够帮助更多的人,能够成为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那你从来都没想过为自己求什么吗?”

“会啊,”他转过头,看到阳光落在那人身上,猛然发现这个看上去总是冷冰冰的楚哥,实际上如同这一圈光晕般温暖柔和。“大家幸福我就幸福了。”

其实,当时他想说的是——

楚哥,我希望你能得到幸福。

无论你背负的是什么,哪怕你只能将这一切放下片刻也好,能够去感受,像大家一样欢笑、愤怒或悲伤。

楚恕之无力的靠在树干上,再没有一丝力气去推开怀里的人。

他甚至有种恶劣的开心。

“小笨蛋,”既然推不开,干脆紧紧搂在怀里,“我爱你。”

——再醒来的时候就有点尴尬了。

他的第一反应是松开手,差点把怀里的人推出去。

好在0.01秒后他就反应过来,把松开的手又搂紧了。

“恶,”林静表情扭曲,发出一声感慨,“还没抱够啊,你俩这样都已经三天了,我看小郭快饿死了。”

三天?

“最后还是镇魂灯开了挂啊,”大庆不屑道,“说好的不开绿灯的呢?”

“关我毛事。”赵云澜道,“哎,老楚,你快把人孩子松开,这样营养吊瓶都没法打,人家长还在外面等着呢。”

郭长城……他二舅?

临天劫而面不改色的楚恕之竟然感到一丝心虚,不情不愿的松开手,然后翻个身落在地上。

我说你们就没人接我一下。

算了。

身上皲裂的伤早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更加强健的筋骨和更充沛的力量。

“他怎么样?”

“还行,有点烧伤,还有就是三天不吃不喝导致的各种问题。”

一大群人风风火火的把小郭送到了医院。

赵云澜破天荒又给大家放了一天假,而后偏着头,朝楚恕之招招手。

“咣!”

一进办公室,赵云澜立刻风云变色,将黑能量枪拍在桌上,似乎是在考虑一枪崩了楚恕之还是慢慢崩。

“是你自己动手还是我帮你?”

“赵处……”楚恕之难得低头,“是我莽撞了。”

“莽撞,呵。”赵云澜冷笑一声,“这么多人被你闹得团团转,惊动了海星鉴不说,现在星都局都在管我要人,你说我该怎么办?”

“我闯下的祸我会一力承担,只是我希望能亲眼看到长城醒过来。”

赵云澜转过身,撕开包装纸把棒棒太塞进嘴里:“老实交代,除了共享盛名,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

“没有了。”

“那你以后打算怎么办?小郭这一下子可是烧掉了半条命连带着几十年的功德,我估计你下半辈子都得跟着他天天扶老奶奶过马路才能把这茬补齐。”

“无论他做什么决定,我都全力支持。”

“呦呵,这回你成他的迷弟啦?”

赵云澜转过身,笑嘻嘻的收回枪:“行啦,我审完了,回头把录音笔给小郭让他写报告去吧。”

楚恕之一时没反应过来,就见墙上出现个黑洞,沈巍一身寒气的从里面走出来。

“都处理好了。”

沈教授一如既往的可靠又内敛,见到楚恕之,他似乎有点意外。

“你没去医院?”

“哪能那么便宜他?”赵云澜一看沈巍就坐不住,起身揽住对方,沉声道,“要不是有你在,这小子现在早被带走了,我不得好好教训他一番啊?”

沈巍笑笑,朝楚恕之递个眼神,而后巧妙的错开话题:“解决镇魂灯相关的问题原本就是我的职责,天色也不早了,晚上想吃什么?” 

楚恕之逮到机会正要开溜,却听赵云澜不依不饶道:

“他二舅那边我多少透露过一点,我劝你,我劝你……你tm还是善良吧。”

楚恕之不明所以。

“小郭有多死心眼你最清楚,既然喜欢你,估计也就没别的后路了。你以后对人孩子好点,别连打带骂的。”

你怎么跟郭长城他爹似的。楚恕之内心吐槽,表面上却恭敬地点了点头。

“行了,走吧走吧。”

走出约有五六步,五感变得更加敏锐的楚恕之无意间听到一句话——

“老子的心头血竟然落在这么个家伙手里,真是缺心眼到家了。”

而后是沈巍的轻笑声。

升级为魃的楚哥脚下一绊,差点来个平地摔。

贵山真乱!


评论(5)
热度(97)

唐宋不是送糖

© 唐宋不是送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