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宋不是送糖

【楚郭】封正

(1)

(2)

“后天就是楚恕之的天劫日期。”

顶着两个熊猫眼来上班的郭长城发觉随身背包里多出个纸条,揪出来一看,直接吓得昏了过去。

“靠,这也太怂了吧?”赵云澜无可奈何道,“要我是老楚我肯定也不选他。”

沈巍无奈的摇摇头,掌心拂过郭长城头顶,神色凝重道:“神思郁结,恐伤根本。”

“这小家伙还能有神思郁结的时候?”赵云澜不可置信,“该不会是憋坏了吧?”

好巧不巧,失踪多天的楚恕之猛然推门而入,浑身是血。

“赵……沈……”楚恕之脸上闪过一丝尴尬,转头看到沙发上昏迷不醒的郭长城,“小郭!”

“哎哎哎你注意一点,别弄得到处都是血!”

小郭被吵醒,眼睛迷迷糊糊的张开一个缝,下意识道:“楚哥……”

“我在。”楚恕之将人打横抱起,风似的冲上楼,一脚踹开过来询问情况的林静,而后小心的把郭长城放在检查台上。

看来特别调查处很需要单分出一间,呃不,是两间休息室了。

“嘶……”林静捂着肚子不怕死的凑过来,对着小郭左看右看,没发觉什么异常,这才怒道:“你神经病啊!”

“他怎么了?这些天发生了什么?”

“什么都没有!”林静吼道,“他这是早上没吃饭低血糖了!”

没吃饭?怎么会没吃饭?这家伙的作息不是一向规律的可怕的吗? 

郭长城手里还攥着那张纸条,看清楚恕之的面孔后他第一反应就是捉住对方的衣角,也不管眼前天旋地转星星乱闪,低声道:“楚,楚哥,还有两天。”

“什么还有两天?”

“你的,天劫。”

楚恕之怔愣一下,皱眉道:“就为了这个?”

郭长城勉强的笑笑,温和道:“我,我虽然帮不上忙,但我想到一个办法啦。”

楚恕之不敢吼他,一边用眼色示意林静赶紧去找吃的,一边柔声道:“什么办法?”

“封正。”郭长城垂下头,不知为何有点不敢看他的眼睛,“我看网上说,只要找到与你情投意合的人,得到她的封正,你就可以顺利的度过天劫。我想——如果你有喜欢的人,但是不好意思说出来的话,我……我和特调处的大家,都可以帮你。”

楚恕之生平再次体味到“哭笑不得”的感觉,哪怕这两种表情中的任何一个他都没法表现。

沉默半晌,他端过林静拿来的粥碗,扶起郭长城:“来,你先吃点东西,这个不着急。”

“着急的!”郭长城要是有一对兔子耳朵,此刻一定立起来了,“只剩两天!”

“先喝粥!”

郭长城只好乖乖捧着粥碗,小口小口的喝粥。

“难道你从没有爱上过什么人吗?”

其实是有的。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眼里、心里全都是这个人,担心他的安危,在乎他的喜怒哀乐,甚至早已腐朽的心都因为这个人再次收缩、疼痛。

正因如此,他绝不能让这个人知道自己心中所想,更不能让对方再陷入危险。

“没有。”楚恕之冷脸道,“人类的寿命短得如同蝼蚁一般,我连记都记不住,更不会愚蠢到对他们产生感情。”

郭长城听到这话,肩膀都塌下来,垂头丧气的模样。

但他的手不自觉的摩挲着碗边,又像是在绝望之中找到了一点希望。

“楚哥……”郭长城惯常是诺诺的,没什么自己的主意——或者说他也从来不需要有自己的主意,好像打他一出生,就没一件事是能够按照他的意愿来发展的。“活着不好吗?”

这话但凡换个人来说,楚恕之一定打得他找不着北。只有眼前这个人,只有他,是真心实意的在担心、在害怕。

傻瓜。

楚恕之摸摸他后脑,用生平最沉稳可靠的声音道:“笨蛋,别瞎担心了,先把自己照顾好。”

“楚哥,你到底怎么打算的?”

打破砂锅问到底的小郭同学令楚恕之避无可避。

成百上千年来,还是第一次有人能把他逼到这个地步。

你就不能别问了?

这话楚恕之却不敢说。

“向天挣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楚恕之拿走碗,摸摸小笨蛋的头顶,终究还是忍耐不住将他搂进怀里、贴在心口处:“这些家伙没一个靠谱的,往后别那么怂,保护好自己。”

郭长城点点头,意外的没哭出来,只是攥的他楚哥的衣角都要碎掉了。

最后的两天,特调处的气氛和平的有些异常,甚至小郭一直唠唠叨叨试图向赵云澜问出楚恕之“前男友”或者“前女友”也没人起哄。

当然他什么都没问到就是了。

“楚哥真的连个在意的人的都没?”

郭长城趴在桌子上嘟嘟囔囔的,时间已经过了晚上一点,特调处里只剩下汪徵和桑赞旁若无人的秀恩爱。

“呵……也太惨了,我好歹还有二舅和舅妈疼呢。”

“小,小郭啊。你,你,你早点回去吧。我估计,老楚,他,他今天不会回来了。”

“不会的,”郭长城又打了个呵欠,犹豫着要不要学着电视剧里找点什么来撑住自己的上下眼皮,“楚哥答应了我会回来,就一定会回来的。”

“你这么担心,怎么没有跟过去?”

郭长城同学心虚的嘿嘿一笑,低声道:“我怕楚哥是去找什么重要的人,我跟着的话会不方便。”

汪徵和桑赞对视一眼,面上表情很微妙,很微妙……

楚恕之回来的时候已经快四点,见到趴在桌子上睡得迷迷糊糊的郭长城愣了一下,而后旁若无人——也确实没有“人”——的把人打横抱起来。

“我回了。”楚恕之道,“告诉林静明天把我要的东西拿来,否则就让他提头来见。”

这天清晨,林静才到特调处,凳子还没坐热,就见楚恕之风似的闪到眼前。

“东西呢?”

林静犹犹豫豫的,眼神乱瞟,心虚道:“老楚,你确定要这样吗?”

楚恕之不发一语,眼神冰冷刺骨,摊开手掌勾了勾手指。

“我觉得这样不太好,人家小郭是真的关心你,你这样……”

“你要是什么都不告诉他,”楚恕之冷冷的,“就没现在这么多事了。”

林静无法,叹了口气。

“各人自有各人缘吧!”林静嘟囔一声,将指甲盖大小的一瓶药水交给楚恕之。

“老楚,”路过办公室时,楚恕之听到赵云澜高声道,“好好活着比赴死勇敢的多,我看你还配不上人家小郭呢!”

楚恕之不做理会,漠然的推门离去。

“哎,你给他的是什么?”大庆跃上林静的电脑桌,一脸八卦,“难道是什么不可描述的东西?”

林静念了一声佛号,假正经道:“我怎么可能研究那种东西?”

“切,那是啥?我看老楚一脸慷慨赴死的表情,该不会是觉得受不了天劫的折磨,打算自我了断吧?”

林静摆摆手,目光转向电脑屏幕,面无表情道:“是转生水。”

“啥东西?”

“简单来说就是能够消除小郭的记忆还能保住他寿命的东西。”

“保住寿命?”

“地星那一次……”林静本有些不好意思抖落人家隐私,但转念一下反正自己说出去的事情也不只一件两件,还不如都说了算了,“小郭从地星回来的时候,虽然还吊着一口气,但其实也快不行了;是老楚他用长生晷把自己的生命和小郭共享,这才救回一命。”

“……”

大庆被震惊的整整五分钟没说的出话。

“生命,共享?”

林静点点头。

“所以,老楚担心自己渡劫失败的话会连累到小郭?”

“但是消除人小郭的记忆有点过分了吧?”林静愤愤道,“而且不确定是不是能够彻底消除,万一哪一天突然想起来了呢?”

“万一哪天突然想起来,反正自己已经不在,就假装不知道他会伤心、会自责好了。”赵云澜不知从哪里冒出来,冷哼一声,“老楚在这一点上,还真是跟他的偶像出奇的一致啊。”

傍晚时分,郭长城终于睡饱了、翻个身,不知道压到什么被冻得打了个激灵。

“楚楚楚楚哥?”

楚恕之的脸近在咫尺,小郭立刻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在大夏天、没有开空调的屋子里被冻到了。

“对对对对不起!”

手忙脚乱的从对方身上翻下来,郭长城没看见楚恕之面上闪过的一丝失落。

“饿了吗?”楚恕之神情淡淡的,“我煮了粥,炒了两个菜。”

“咦?楚哥你会做饭的吗?”

楚恕之想起自己带“郭长城”回到地星,还设想两个人一起生活的那个梦,不自觉的露出笑容。

“嗯,”他点点头,“还不赶紧感恩戴得的起来吃。”

“我也会做饭的,”郭长城笑道,“做支教还有慰问的时候,我不擅长和人交流,就负责拿拿东西做做饭什么的。”

“嗯。”

“你想吃的话,我以后可以常给你做。”说这话的人表情是那么自然,就好像他们还有无数个“以后”。

楚恕之背过身去不看他,迅速的把药水倒进啤酒里,同时咬紧牙关试图捱过心口处一阵强过一阵的疼痛。

“来,喝酒。”

对方的语气不容拒绝,郭长城战战兢兢的接过酒杯,犹豫半天,还是一饮而尽。

“楚哥,我不太会喝酒,一会儿要是闹出笑话,你可别笑……”

话还没说完,饭也没吃,郭长城两眼一闭就往后倒。

楚恕之在反应过来之前已经把人接住了。

拿起长生晷的时候他只想永远也不要再看见这个笨蛋倒在自己面前,没想到这一次竟然会是他先倒下。

真是——

“该死的上天。”


*没找小郭真的是因为他罩不住楚哥(掩面),功德厚≠福报厚,让小锅巴来顶雷劫的话会把他劈成炭烤锅巴的QAQ

而且文名是封正吖嘻嘻嘻(皮一下就很开心)


评论(3)
热度(83)

唐宋不是送糖

一条偶尔吐泡的咸鱼

© 唐宋不是送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