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宋不是送糖

【楚郭】封正

*私设ooc超多,剧版楚恕之x郭长城打底

*车什么的看情况……毕竟新手

*长度不确定,看我的脑洞能够开多大吧~


     (1)

       但凡走修炼一途的,管你是神仙转世还是妖孽横生,想要“堂堂正正”立于世间让三界都承认你的名号,那是不容易的。

 纵你有再强的实力、再长的寿命,上天总能找到时机恰恰好的赐给你一道天雷,把你轰个外焦里嫩香酥可口。

于是,找替身、找贵人和讨封正成为众多修炼者躲避上天雷劫的手段,其中,以讨封正最为艰难,也最为有效。

闲话少言,转眼又到了楚恕之天劫将近的日子。

“天劫?这还不是小事吗?”林静嘬了口肥宅快乐水,“咱老大是昆仑山神,什么天雷地轰的,还不是一句话就给你放过去的事?”

“臭小子又瞎说什么!”赵云澜在办公室内怒吼一声,人却没往外走,“神仙还要轮回呢!这是天道!天道懂不懂!再天天想着怎么投机取巧,这个月的奖金也没了!”

“啧啧啧,老大这是怎么了?”

“还能怎么,腰疼呗。”祝红眼睛都没抬,淡定道,“我说老楚,之前的天劫你都是怎么过的?别跟我说你都是扛过来的。”

楚恕之冷哼一声,中气却不太足:“我带着功德枷不方便,随便找了个人。”

“哦~”

众人异口同声,心里都在吐槽不知道哪户人家这么倒霉。

“那今年你也随便找个人得了呗。”

“废话,要真真么容易我还用得着你们说?”楚恕之眉间黑气乍现,“今年与往年不同,我修炼已过时限,若能度得此劫便是魃,可以千里招魂呼风唤雨。”

“所以这一劫格外……凶残?”林静点点头,念一声佛号,贱兮兮道,“那看来我只能祝你好运了,我身上福报不够,估计是护不住你。”

同样身为修炼者的祝红和大庆虽然也要经历天劫,但祝红如今身份不同以往,讨个封正那是分分钟的事,而大庆嘛——估计三道天雷都劈不投他那一身肥膘。

楚恕之正心烦意乱,特调处的门吱呀一声,是郭长城带着大家的午饭回来了。

“副处的薯条,林静哥的炒面和圣代,红姐的麻辣香锅……”

“楚哥的……”

小白兔歪过头,举起手在楚恕之面前晃了晃:“楚哥?”

楚恕之“啪”的挥开他的手:“干嘛干嘛,我又没让你给我带东西,你送完了就赶紧滚回自己座位上。”

郭长城也不恼,笑嘻嘻的掏出一份盖饭放在楚恕之桌上:“我给你带了!喏!你最爱的宫保鸡丁!”

林静响亮的嘬完最后一口可乐,满意的打了个饱嗝,余光瞥见郭长城,忽然福至心灵脱口道:“诶,老楚,你要找的贵人不就在你眼前呢嘛!”

整个特调处霎时鸦雀无声,连里屋的赵云澜都默默关掉了和自家老公的视频通话。

郭长城清楚的看见楚恕之额头上的青筋根根暴起,意识到林静要小命不保,立刻不假思索的抱住楚恕之的手臂:“楚哥!楚哥楚哥楚哥!冷静!冷静!”

楚恕之差点把人甩飞出去,片刻后他拎起郭长城的衣领把他丢在沙发上,然后大踏步走到林静面前,把一口没动的圣代整个按在他脸上、压扁,低声道:“敢对他多说一个字,天劫之前我先把你涮着吃了。”

说完他恶狠狠拎起桌上的盖饭,化作一阵青烟消失在屋里。

“噗。”

三秒后,大庆没忍住,笑了一声。

“哈哈哈哈哈哈!”

赵云澜从屋里探出头看了一眼,险些把腰上的膏药笑掉:“我让你多嘴,哈哈哈,林静,怎么样,冰激凌好吃吗?”

林静摘下眼镜丢到一边,舔舔嘴角的牛奶,阴森的目光望向小郭:“好吃极了。我要让他,付、出、代、价!”

于是,楚恕之的家里,再次久违的迎来了客人。

经过林静一下午详细而耐心的科普,加上小郭同学好学不倦的精神,他终于大概明白了什么是“天劫”、“贵人”和“封正”。

“虽然楚哥你说过我是个福薄命浅的人,但是,但是我觉得,我觉得我能行。”

“行什么?”楚恕之脸黑如锅底,满脑子想的都是怎么把林静这家伙绑好后放血、在火上慢慢烤,再撒上一点孜然和辣椒粉……

“我觉得我能帮你渡过鬼节!哦不,是天劫!”

“过个屁,”楚恕之干错利索道,“没有你我还有一线希望,你要给我捣乱我非得灰飞烟灭了不可。”

“灰,灰飞烟灭?”郭长城被电视剧中常提到的四个字吓得魂都要飞了,还以为楚恕之真的命不久矣、大难临头,“那,那你还有魂魄在吗?”

“早散了,”楚恕之故意吓唬小孩,想让他知难而退,“林静他知道个屁,顶多是纸上谈兵,我跟你说,什么是天劫?”

“第一道雷下来,会封住你所有的法力;紧接着第二道,会让你想起过往所有不堪的、恐惧的事情;最后一道,让你身躯化为齑粉、魂魄化作轻烟,渺然于这天地间,再也无迹可寻。”

“这这这,这么可怕!”郭长城吓得缩进凳子里,“那那那我们可怎么办啊?”

楚恕之对于“我们”这个词语挑了挑眉,揉揉郭长城一头乱毛,淡定道:“没有我们,只有我,你这种小菜鸟就有多远给我躲多远,别回头拿着你的小电棒再吓得把自己给烤熟。”

“那不行!”郭长城咬紧颤抖的牙关,哆哆嗦嗦道,“林、林静哥说,说这事你,你自己搞不定。”

“所以都说了你是个福薄命浅的家伙!”楚恕之耐心耗尽,捏住郭长城的下巴逼他同自己对视,“我的事,你帮不上忙,听到没?”

小家伙皮肤薄,一捏就红了,楚恕之微怔,强逼自己冷静下来。他松开手,兜上兜帽起身拉开门:“天劫将近,我体内气血沸腾,不想死就快滚。”

“可,可是……”

“都说了我会自己想办法!”

“楚哥,楚哥!”

但凡郭长城的那些功德能够为他自己带来一点庇护或者什么,楚恕之肯定会毫不犹豫选择那家伙作为抵御天劫的护盾;可那家伙不仅没从厚的新华字典一般的功德里得到什么福报,反而生了个福薄命浅的样子,让人时时刻刻担心他生命的进度条会不会“嘎”一下停在原地。 

“赵处,咱们这里的案子都快堆成山了……”汪徵往那堆摇摇欲坠的“案件山”上又摞了两份报告,“楚哥到底请了多长时间的假?”

“人家马上就要渡劫了,你们就不能有点爱心吗?”赵云澜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平时没觉得他有多重要,这仔细一想,咱们特调处竟然只有老楚一个外勤?”

“赵处,还,还有我。”

郭长城同学弱弱的举起手。

“你是打杂部的,不算。”

“老楚也是死心眼,随便找个福报厚的人家,许诺点什么让人家帮他扛一下子不久得了,非得这么费劲巴力的到处找办法去讨口风吗?”

“你就庆幸他没时间吧,”赵云澜瞪了林静一眼,“他要是有时间第一个收拾你。”

那天郭长城失魂落魄的回到特调处,还没想到办法怎么说服楚恕之,就被赵云澜叫进办公室,苦口婆心的告诉他林静说的一切都是不靠谱的、是放屁的,像他这种渺小又平凡的家伙是不能妄想替一个老僵尸挡掉天劫的。

这或许是他遇到的,第一个,真的完全无力去解决的事情。

“相信他吧,”赵云澜道,“好人不长命,祸害留千年,从这个角度想,老楚他一定能够平安无事。”

小郭同学简直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吐槽。

“可是,我真的很想帮上忙,哪怕一点点也好。”

赵云澜挑眉,敏锐的嗅到面前小朋友春心萌动的气息。

“我说小郭啊,这世上呢,每个人都已那么一两件事,是别人绝对帮不上忙的。”赵云澜一脸坏笑的循循善诱道,“比如姻缘,比如天劫,这种事情,都得个人能想通才行。我想老楚自己明白他的处境,不会掉以轻心的。”

就算得到了赵爸爸的贴心安慰,郭长城还是觉得很失落,很失望。 

他甚至陷入名为“为什么我就不能帮上一点点忙”的牛角尖之中。

他失眠了。

哪怕经历了天崩地裂都能一觉到天亮的小郭同学,因为自己帮不上忙,彻底的失眠了。

另一边,楚恕之因为天劫将近,能力指数级下降,甚至要小心的躲避着过去的仇家的地步。

他当然可以躲在特调处的护盾之内,但那就意味着他必须要每天和那个小破孩见面,而那个小破孩肯定会锲而不舍的缠着自己追问天劫的事情。

明明不想让他知道的。

无论能够应付过去也好,会灰飞烟灭也罢,都不想、也不敢让他知道。

只是想想那家伙对着自己哭唧唧满脸鼻涕的样子,他就觉得心都皱成一团了。

多奇怪,他都死了这么多年,竟然还会因为一个小破孩的眼泪而感到心疼。

“哈哈哈,楚恕之,三天之后就是你的天劫之期,我看你已经是油尽灯枯,不如我送你一程!”

连低阶的小鬼物也敢来挑战他的权威了。

楚恕之暗骂一声,傀儡线悄无声息的滑出。

漆黑的巷子里绽开一朵血花。

“你不能再这样下去。”

一身黑袍拦住他的道路。

楚恕之眉头一皱,半跪在地:“黑袍使大人。”

“你的力量现在用一分、耗三分,再不回特调处,你必死无疑。”

楚恕之笑了:“大人,我早已经死了。”

“只要这世上还有人记得你,你便不算是真的死了。”沈巍淡淡道,“你不愿看他受伤,但世上最重的伤从不在躯体,而在心上。”

楚恕之身躯微震,嘴硬到:“对不起大人,我听不懂。”

沈巍似乎低低的叹了口气。

“既没时间找到贵人,不如去讨个封正也好。”

“能为我封正之人,除非至亲,便是至爱。这两者我都没有,如何能讨到?”

沈巍沉默良久,忽然道:“有的。”

楚恕之抬眸,手上的傀儡线渐渐收紧。

“没有,”他转过头,声音粗粝的像在砂纸上摩擦,更像是强忍着什么,“至亲至爱,我都没有,黑袍使大人,请容我最后……体面地离开吧。”


评论(7)
热度(115)

唐宋不是送糖

一条偶尔吐泡的咸鱼

© 唐宋不是送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