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宋不是送糖

【权引】成亲

#罗里吧嗦的一个小段子

#想要写R18但是没胆量QAQ

#提前的六一番外!祝各位小朋友节日快乐!


权一真表情严肃的对引玉说出这两个的时候,引玉正在练剑。

此话一出,引玉的剑锋猛然调转——实际上很有能是没拿住,差点把自己的脚钉地上。

“咳,”引玉左手握拳,轻咳一声,把剑随手放在一边。“你瞎说什么呢。”

“我没有瞎说啊,”权一真诚恳道,“我是真的想和师兄结婚。”

“咳咳咳!”引玉假装什么都没听到,把挂在腰间的面具“啪”一声按在脸上,脚下生风的往殿里冲。

“等等,师兄,你没听到吗?”权一真不依不饶的追在后面,“我说,我、要、和、你……”

“闭嘴!”引玉情急之下把花城借给他的小玩意抛了出去,正落在权一真怀里,“砰”一声把对方变成个蓝色不倒翁。

不倒翁满脸委屈,左看右看,就是说不了话。

引玉在屋中冷静了有一刻,出来解除了法术,语重心长道:“一真,我们是不可能成亲的。”

“为什么?”权一真的表情好像天塌了,不,像是再也不能跟人打架了一样,“为什么!”

引玉揉揉额角:“先不说别的,我们都是男子,你看人间哪有两个男子成亲的?”

“那血雨探花和太子殿下为什么可以?”

“他们……”引玉斟酌着言辞,“他们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权一真生气的冲进来,“师兄你是不是也觉得我很麻烦?”

“嗯?”引玉皱眉,“我没觉得你麻烦……等等,谁跟你说的这种事?谁嫌你麻烦?”

“哼!”权一真撅起嘴,“没谁跟我说!”

“别闹!”引玉呵斥道,“快说!”

“是……是裴茗。”权一真道,“他说如果我想永远和师兄在一起的话,就必须像血雨探花和太子殿下那样,和师兄成亲。”

“不是这个,”引玉摇头,“谁嫌你麻烦?谁又活得不耐烦了?”

现在的引玉简直比权一真还要暴躁,西方地界上随处可见他的道观,香火旺盛程度与权一真不相上下;加上师兄弟间相亲相爱的故事在人间广为流传,渐渐两家信徒也是亲如一家。

“话说回来,再亲如一家,那毕竟也不能算是真正的一家,像人家血雨探花和太子殿下,那才是真正的水乳交融,是一家人!”

裴茗话音没落就被权一真跳起来暴揍一顿。

“你凭什么说我和师兄不是一家!我们就是!就是!我的就是师兄的!师兄的就是……就是……”

“是什么?”裴茗还口道,“你敢说引玉殿下的东西就是你的?这位小朋友,引玉殿下的事情你管得到多少?他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他有没有红颜知己,他心里的人到底是谁,难道你都能一一说上来?”

“胡闹!”引玉听权一真转述的这些话分分钟要爆炸,“裴茗他在哪里?我去找他理论!”

“他被我打得去雨师那里避难了!”权一真高声喊道,“我不管!师兄你不和我成亲就不行,不行,不行!”

“你还小……”

“我哪里小!”

“一真……话不能这么说,”引玉扶额,好声好气道,“我们不成亲,我跟你保证心里你最重要,好不好?”

“不好!”权一真道,“你这是敷衍我!”

“敷衍这么高深的词又是谁叫你的?”

权一真的遣词造句水平引玉一清二楚,加上那家伙的小孩子心性,不太可能想得到“敷衍”这种情场老手才会掌握的高深词语。

看来给这家伙助攻的不止一个?

“血雨探花问我,和师兄牵过手没,嘴对嘴过没,有没有传过法力,我说都有,”权一真抽抽噎噎道,“血雨探花说,如果都做过,那我和师兄已经可以成亲了,师兄对我也一定有感觉的。”

“也什么也……”引玉道,“城主还跟你说什么?”

权一真别别扭扭的瞥了他一眼,引玉受不了对方的目光,上前把人搂在怀里:“在外面那么能打人,怎么回来就哭唧唧的,好像我欺负你似的。”

权一真推了两下,没推动,索性一伸手把对方搂得更紧,在引玉耳边道:“他说,我对师兄有感觉,师兄也应该是喜欢我的,如果师兄不肯和我成亲,那就证明你心里还有别人。”

“我不想师兄心里有别人。”

引玉心中一动,亲亲对方脸颊,低声道:“没有别人,乖,你这么大个,放了你那还放的下别人?你跟我说实话,除了成亲,城主是不是还教了你别的?”

“就,就怎么能让师兄更喜欢我,他说了一点。”

引玉松开手,挑眉:“哦?”

权一真小声道:“师兄我跟你说,太子殿下的法力都是这样渡过来的!”

“我有法力。”

“还可以更强哦!”

“没事,这样就挺好,现在我学会随遇而安,挺好的。”

权一真拉着引玉不肯让他走:“试一试!师兄我们就试一下好不好!城主说你一定会喜欢的!”

“所以你到底想成亲还是只想试试那个?”

“诶?”

天真的权一真被逻辑缜密的引玉完美绕了进去。

“两个人要成亲,那就是一生一世都珍惜爱护对方,绝对不能背弃、不能怀疑,甚至要同生共死的,一真,你明白吗?”

一问之下,权一真竟然沉默了。

见他沉默,引玉抽回手,叹了口气,把刚刚放在一边的剑收好,指尖画出个法阵就要离开。

“难道,难道师兄你不是这么想的吗?”

身后的声音低沉的不似往常,引玉顿住脚步。

“你是觉得我没有能力保护你是吗?”

“我不能像血雨探花那样保护太子殿下,还让师兄差一点灰飞烟灭,连师兄重生这件事也是别人帮忙才做到的……师兄,你是不是觉得我很麻烦?”

空气一时凝滞,引玉站在原地良久,久到权一真以为他要变回一尊雕像,他忽然开口道:“是。”

“过去还是现在,你都是我的麻烦。”

权一真浑身一抖,紧紧咬住下唇。

“但我不怕麻烦,我也从来不想要什么人的照顾。”

引玉转过身,目光灼灼。

“你真的明白成亲是什么含义吗?”

权一真忍住眼泪,重重点了点头。

引玉紧绷的面容渐渐和缓,犹如落花消融冰雪。

他张开双臂,微笑道:“那好吧。”

权引重合镜重圆,不羡鸳鸯不羡仙。





评论(4)
热度(130)

唐宋不是送糖

© 唐宋不是送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