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宋不是送糖

【权引】带娃日记(完结)

11

章十二 参商相合庆相逢

#养娃日记到此结束!感谢所有给我点赞留言的小可爱!


消灭地龙,看过星星,引玉不再回天宫,权一真当然也就懒得回去。

两个人过了段打怪升级的平凡时光,兜兜转转竟然又回到当初引玉化身成人的那间道观。

自他走后,神台一直空着,香火倒是没断,功德箱和外面的金鱼池都沉甸甸的堆满了金币。

“最初的三十三座道观有三十三尊神像,为什么师兄你偏偏落在这个神像上面呢?”

这也是引玉没能想明白的一件事。

当初凤君未成,引玉的血脉没有放在任何一间道观中,而是保留在天上的奇英殿;后来引玉现世,留有血脉的咒迦竟然凭空消失了。

“难道是血雨探花?”

引玉摇头:“我问了城主,他说这件事他并没有插手。”

到底是怎么回事?

真要说,还得从三十三座道观落成开始说。

虽说信徒们是受到托梦修建道观,可总会有人问玉质凤君究竟是什么人,究竟有什么大功绩,跟奇英殿下有什么关系?

道观落成一月有余,门可罗雀,别说过来烧香的,连觅食的麻雀都不愿意往院子里面落。

三十三座道观的位置按照天上星宿分布散落在地方各处,正巧其中一间与天上的奇英殿遥相呼应。

权一真倒是有心每天都赖在道观里,但其一他担心道观中人无意间看到自己的真身受到震慑,其二仙京重建他也确实脱不开身,一来二去的他总没能真的来下面看上几眼。

只有位于奇英殿正下方的道观不知怎么感应到天上自己的血脉,殿中神像渐渐拥有神识,还能偶尔听到些仙京的闲言碎语。

听到最多的毫无疑问是“师兄”两个字。

引玉的魂魄被分散在三十三座道观的神像中休养生息,权一真却不管这些,每天冲着师兄的血脉絮絮叨叨,像个孩子一样撒娇卖萌——“反正师兄也不知道”——他是这么想的,哪知道地上道观里面的神像都快要被他烦死了。

后来天上神官们相继为引玉的道观做宣传,庙内香火眼看着日益兴旺,引玉的神像只觉得耳边嗡嗡嗡全都是人的祈求声,好似刚出了狼穴又掉进虎窝。

要是一直立在这里,自己究竟算个什么?

算是天上那家伙思念之人的替身?

算是众神和凡人拿来打赌取乐的噱头?

哪里有这样的神明?

哪怕只是个普普通通的人,没有翻天覆地的本领,他只想做好自己。

“或许是我运气好吧。”引玉笑笑,抬高手臂揉揉权一真一头卷毛,“以前攒的运气全部都用在这上面了。”

“我的运气也给师兄好了。”权一真捉住引玉的手,“只要师兄不再离开。”

引玉笑道:“不说这个,剩下的神像你都去看过没有?前两天我听说太子殿下那边出了一件奇事,说是有尊和他一模一样的神像跑到仙京,还在慕情殿里闹了一通……”

“我去看过。”权一真道,“师兄你醒过来之后,每间道观我都去看过……”

“嗯?”

“我当时以为,以为所有的神像都会活过来。”

这样就有好多好多个师兄了。

引玉愣了片刻,猛然反应过来对方什么意思,重重咳了一声,不再理他。

“师兄!”权一真有些慌张,“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是想,我就是担心……而且,那个时候你的血脉不见了,吓死我了!”

引玉半天才转过来,脸颊微红:“胡闹!”

“不是我胡闹,是师兄你故意不想认我吧?”权一真别扭道,“还故意跑到别人的道观里去,还要回我们当年的道观,去找血雨探花,一幅时时刻刻都想把我丢下走人的样子。”

“所以你想,如果这个我走了,你还有别人,只要长这副模样都是你师兄是吗?”

“不是!”

引玉皱眉。

“我想要师兄,无论你是什么样的,无论有多少个你……我不会再让任何一个你受伤。”权一真道,“就算一直一直没有任何神像醒来,我也还是会守在这里,守在你身边,至少我想和师兄走同一条归途。”

“我也是。”

引玉接道:“去原来的道观或者找城主,我都是想做一个告别,世上属于原来那个引玉的道路已经终结,此后的道路是由我自己来选择的,再不必去嫉妒什么去埋怨什么,也不用再去勉强自己维持什么。”

“只是,与原来差别甚大,你一定觉得不习惯吧?”

“啊?”

权一真偏过头,一脸天真。

引玉无奈的叹了口气。

“睡吧睡吧,明天找人塑一尊新的神像放在这里,否则空空荡荡像个什么样子嘛!”

“好!”



评论
热度(14)

唐宋不是送糖

© 唐宋不是送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