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宋不是送糖

【权引】带娃日记(11)

(10)

章十一  倾覆星河尽赠君

#师兄给卷卷过生日啦!放烟花!送星星!

#依旧是吃了一小口233333师兄不会那么容易就让卷卷得逞的!

#下一章补一点点解释,没有看懂的小可爱请耐心等待一下!

成为一个合格的神官是引玉始终的心愿,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

所以他没办法拒绝近在耳边的祈愿,哪怕他的心都在因这句话而战栗。 

一真是喜欢他的吗?

还是说他只是希望自己永远都做他的老妈子?

如一颗石子投入湖心,无尽的波纹扰乱引玉的心,令他再没法想别的事情。

“师兄……呵……昨晚没睡好吗?”权一真打了个大大的呵欠,随即拍拍自己的脸颊,“我睡得好好哦!”

引玉心中叹了口气,摇头道:“没有,起来吃饭吧。”

“今天要去哪里?”权一真唏哩呼噜的吃早餐,好像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一样,“还去打妖怪嘛?”

引玉想了想:“不了,今天我想去个地方。”

“嗯?”

“到了你就知道了。”

是两个人曾学艺的道观。

这么多年过去,道馆的布置竟然没什么变化,连屋子都是重新粉刷了一下就又住进去了。

“师兄怎么想到要回这里?”权一真道,“你想他们了吗?”

引玉摇摇头,而后轻轻点了下头。

“一真。”

“嗯?”

“过去的事,你还记得多少?”

“过去的事?”权一真困惑的歪头,“什么事?”

引玉沉默片刻,摇头道:“算了。”

他本想问权一真还记不记得曾经在道观同大家一起修习的时光,有没有觉得飞升后有什么不同;但仔细一想,一真从来都是活泼大胆的,在天上还是在地下,他都是让人头疼、惹人关注的。

只有普通人会希望通过某种方式获得大家的关注吧。

尽管他飞升后依旧是默默无闻。

都过去吧。

若要向前,首先便是莫执莫忘;更何况,他并不是原来那个引玉了。

在道观用过午饭,引玉隐去身形找出观内的名谱,最后看了眼自己的名字,而后道:“走吧。”

这一天莫名其妙的行程是为的什么?权一真有点失落,师兄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了吗?

“接下来去哪儿?”

“去见城主,”引玉道,“回来后还没正式去拜见。”

花城倒不是不欢迎权一真,但考虑到众鬼的情绪,还是让引玉把权一真留在了城外。

引玉向花城问起了鉴玉,当年被他点上天的另一位神将。

“鉴玉?你怎么忽然想起他了?”

“是我拖累了他。”引玉道,“以前还是现在,我都没好好照顾他。”

“你只是他们的师兄,又不是他们的爹。”花城笑道,“有一个拖油瓶还不够?”

引玉摆摆手:“今天过来就是想拜托城主——能不能继续收留鉴玉?”

花城挑眉。

“不要告诉他我回来了。”

“为什么?”

引玉垂下头:“他跟着我没有前途的。”

“那就让他愿意去哪儿去哪儿吧。”花城道,“你已经管的够多了。”

引玉低低应了声,半晌后道:“好,我知道。”

“我说真的,”花城正色道,“有些事情,无论是鉴玉还是权一真,都该自己想明白。”

“嗯。”

“……”花城看引玉满脸的懵懂为难,像是前尘尽散从头来过,若是这样,你是为谁而回来的,想要为什么而活呢?

“算了。”

花城懒得计较这些。

“等你想明白,要么补齐欠的工,要么找人把你赎出去吧。”

引玉无奈的抬头,不明白城主为何忽然调侃自己。

“走吧走吧,”花城催促道,“哥哥回来了。”

出城时天边云霞铺开万丈,金灿灿红彤彤一片好看极了。

“师兄……”权一真把手里的食袋递过去,“饿吗?”

引玉点点头,从里面拿了个包子。

“你的愿望……”引玉咬了口包子,若有所思的看着天边,“你的愿望,我收到了。”

“诶?”

“不过你别指望我继续当你的老妈子!衣服自己洗!床自己铺!”

“诶?!”

“还有,出去找人打架自己收拾残局,不要让人家家长找上门来!也不要不敲门就进我的房间!”

“诶?!!”

“暂时就这些吧。”引玉三口两口吃完包子,“走,时间快到了。”

“什么时间?”

引玉没回答他,而是拉着他一路狂奔,中途还用了一次缩地千里。

“等等,师兄,”权一真被拽的上气不接下气,“你,你到底要带我去,去哪里……”

该不会是要找个人把他卖掉吧?

“到了。”

引玉掐算下时间,刚刚好。

“什……”

没等他说完,一朵接一朵的花火在天边绽放。

权一真立刻被吸引,瞳孔微微放大,半张着嘴像个傻瓜。

第一次有人向他伸出手,第一次有人维护他,第一次有人送他生日礼物......

第一次有人带他看烟花。

他都记得,过去还是现在,天上还是天下,只要有关师兄的,他都记得一清二楚。

“师兄……”权一真声音都哽咽了,“你,你什么时候准备的?”

这还不简单,给信徒拖个梦就得了呗。

引玉故作高深的什么都不说。

夕阳渐渐沉下去,花火的色彩在暗蓝色天空下格外绚丽,引玉清了清喉咙,沉声道:“看天上。”

“我正在看啊……”

“……”引玉扶额,“看你头顶!”

银带似的银河在两人头顶延伸向远方,这一刻权一真有种眼睛不够用的感觉,花火和星辰,他竟然同时拥有了。

“想不到送你别的什么,”引玉道,“能想到的好像都送过了,所以……” 

“我喜欢!”权一真高呼,“谢谢师兄!我超级喜欢!”

引玉微笑:“那就好。”

“所以,现在这些都是我的了吗?”

引玉微怔,而后道:“是,是吧。”

“太好了!”权一真欢呼,“那我要把银河送给师兄!”

“等……”引玉道,“这是我送……”

“我知道!”权一真再次抢白,“因为是师兄送给我的,所以我以后一抬头就会想起师兄,我也想让师兄一抬头就想起我!”

“唉,”引玉终于真真切切的叹了口气,“一真,你到底……”

权一真一把搂住他,毫不客气的吻上去,力道之大简直让引玉怀疑对方要把他整个吃下去。

“师兄。”

“嗯?”

“你就是我最好的生日礼物。”

“……又胡说!”



评论
热度(26)

唐宋不是送糖

© 唐宋不是送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