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宋不是送糖

【权引】带娃日记(10)

(9)

章十 同床共浴表真心

#突如其来的告白就像龙卷风!

#卷卷终于迈出扑倒师兄的第一步啦!之后还有九十九步!

实际上引玉只是先回客栈了而已。

权一真慌慌张张跑回来的时候,没见到人,只听到屋里有水声,还以为是妖怪趁他们不在溜了进来。

“师兄的屋子你敢乱闯?吃我一拳!”一脚踢倒屏风,紧接着权一真毫不犹豫的出拳,拳风在引玉脸颊留下一片红痕。

引玉听到脚步声的时候就已经准备出浴,只没想到权一真来的这么快,衣服只穿了一半,对方已经把屏风踢了个四分五裂!

“权、一、真!”脸颊火辣辣的疼痛还在其次,莫名的羞耻感令引玉红了脸,拎住权一真的衣领猛然发力把他倒栽葱的按倒在水桶中!

水桶不堪折磨裂成两半,权一真扑在引玉的怀里被水呛的涕泗横流。

“给我起来!”引玉怒道,“脏死了!”

权一真抽抽鼻子,抬起头看了一眼师兄,随即边脱衣服边哭嚎道:“师兄!我以为你又不理我了!”

“我什么时候不理你了?为什么要说又?”引玉头痛的收拾好地板,把权一真拎到里屋,而后叫来小二收拾屋子。“麻烦再烧一桶热水,谢谢。”

“为什么又要烧水?”

“还不是因为你!”引玉道,“别出来,也别坐到床上!”

没一会儿工夫,热水桶抬了进来,新的屏风也换好了。

引玉这才把独自生闷气的权一真从屋子里拎出来。

“做什么?”权一真闷声道,“又要淹我吗?”

“不要再说又了!”引玉怒道,“给你洗澡,洗澡!你看看都脏成什么样子了!让你把地龙钉在地上你把铲子给弄丢了,让你给我点法力你把它的头给轰爆,你什么时候能长点心啊!”

权一真只当没听到,边洗边玩——上一次有人这么帮他洗澡还是在他飞升之前——很快就把引玉刚换好的衣服重新打湿了。

引玉心里叹了口气,干脆只穿中衣,帮权一真擦背的时候忍不住碎碎念道:“不是说神官身体能够自行清洁的嘛,你怎么脏成这样?”

权一真玩水的手停了片刻,小声道:“没人帮我擦背的。”

他说的可怜,但实际情况是——谁敢主动找奇英殿下一起沐浴?是活腻了吗?

好在引玉并不知情,理所应当的觉得是仙京众人排挤权一真,随口接道:“那以后我来帮你擦背好了。”

“真的吗?”权一真当即转过身,一把攥住引玉的手,“师兄你说过,不可以说谎的!”

“我……”引玉试着抽了抽手,没成功,终究还是不忍心拒绝,点头道,“对啊。”

权一真露出大大的笑容,眉眼弯弯,捧着引玉的手放在自己心口,沉声道:“太好啦。”

不知为何,引玉竟眼中一热,差点落泪。

掌下的胸膛温热,强有力的心跳清晰的传过来,引玉腾出一只手在衣服上擦干净,而后摸了摸权一真那一头卷毛:“你呀。”

“师兄帮我擦背的话……”权一真头上的卷毛抖啊抖,不太通人事的脑子忽然灵光了一瞬,“我也要帮师兄擦背!”

引玉差点直接应下来,话都到了嘴边,不知如何转口,结果狠狠咬到了自己的舌头。

“嘶……”引玉抽回手捂住嘴,痛的泪眼朦胧。

不知是太过期待还是水温太热,权一真也闹了个大红脸,小声道:“师兄,不愿意吗?”

引玉下意识摇头,仍是捂着嘴。

权一真只当他同意了,又要拉小手,引玉没吃住力,一下被拽过去,不知怎么撞到了个软乎乎的东西......

剧痛的舌尖被温柔的含住,引玉霎时血气上涌,眼前一黑——

晕了。

不能怪他反应过度,实在是距离他“重生”和“重新飞升”的时间太短,他原本还有些控制不好这个身体和身体里面的力量,就连着打了两个boss,还要事无巨细的照顾权一真……身体和心灵都超负荷了。

醒来的时候天还黑着,引玉下意识往旁边摸索,想穿上衣服出去看眼天色,结果却摸到个结实的胸膛。

这家伙!引玉吓得不能更清醒,偏又不敢动,小心的收回手,规规矩矩的躺好。

权一真为什么要睡在自己身边,自己晕过去之后发生了什么,等等,我衣服呢?!

绷着身体撑了半个时辰,引玉终于抵挡不住困意,再次睡了过去。

他竟然做梦了。

很奇怪的梦,细节记不太清,但梦里被火山压在下面的窒息感一清二楚。

“好重……”引玉伸手去推,推了个空,被人顺势搂在了怀里。

温热的气息喷在耳畔,引玉莫名有些心虚,胡乱蹭来蹭去想要躲开,却被搂得更紧了。

“师兄……”两个人交织的心跳中,引玉听到有人轻声呼唤自己,“我不会再闯祸了,你别离开我好不好?”

傻瓜,引玉心想,我可不是因为你闯祸,只是不想每天给你叠被做饭当家长!

好歹我也是个神官,总被人当成老妈子怎么行!

“永远在一起吧。”

“我的愿望,就是每天都能看到师兄。”



评论(1)
热度(28)

唐宋不是送糖

© 唐宋不是送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