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宋不是送糖

【权引】带娃日记(8)

(7)

章八 神官归位护一方

#暴躁师兄限定版

#乱嚼舌头的家伙活该挨打

#说走就走,谁还不是个小公举了怎么地?!

(我一直觉得师兄实际上并不是老好人愿意无条件忍耐的那种人...他曾经试着在君吾手下和在花城手下尽心尽力的做好自己,但能力有限即使有鸿鹄之志也难以施展。

否则他也不会在得到权一真力量的时候果断选择去打爆君吾的狗头——虽然没有成功QAQ

师兄是光明磊落的!是心怀正义的!有本事直接正面刚谁还bb啊!)

每天通报花城功绩的仙钟这天总算找到了件别的事——

“神官引玉重新渡劫飞升!”

带着权一真重回仙京的引玉免不了有些紧张,与彼时那个成熟稳重的引玉不同,如今他仅有十六岁,拿得出手的功绩也只有诛灭妖道一件,神力更是靠着权一真“偷偷”给他修建的名不太正言也不太顺的道观积攒的人气得来的。

若是有人质疑他是否达到飞升的资格……他还真不太有自信说服对方。 

所以本该喜气洋洋宾朋满座的飞升宴实际上门可罗雀,好在权一真从来不懂什么接人待物礼尚往来这些玄乎套子,因此师兄弟二人草草请谢怜、花城和师青玄等人喝了几杯酒,聊了聊遇到的趣事并讨论了一会儿剑术就各回各家各干各事了。

隔日,引玉正在殿中规划神殿的修缮事宜,忽然听到些窸窸窣窣的杂声,仔细听去像是仙京的花精在说什么。

仙京的花草嘴碎他也不是第一天知道,但这些花草灵力低微,以前似乎只有君吾能听得到它们究竟说的是什么,现在他也能听得一清二楚了。

最先发话的无疑是风师殿前的青竹:“好不容易快听够了一年的钟响,这下可好,又得接着再听一年!”

“谁说不是?”裴将军殿前的风菊搭话,明明是在无边荒漠中也能生长的花朵,偏偏喜欢捏着嗓子说话,“唉,都怪那个什么引玉神君,还有那个奇英殿下!”

笔锋略顿,引玉心生不满:“这关我什么事?又关权一真什么事?难道是我们两个逼着天上这么多神官要他们和花城打赌的吗?”

“那倒也是。”

“是什么是!”风菊道,“说好了让奇英殿下把引玉神君带回来,可是怎么着,人家自己飞升了!这要是我家裴将军出马,哪能拖这么长时间?”

“裴茗又如何?”十几岁的引玉微微动怒,“我不想回来,谁还能强迫我不成!”

众花妖草精们终于觉出不对:“谁,谁在说话?”

引玉掷开毛笔,夺门而出,正正好撞上前来通风报信的裴茗将军。

“哎!引玉!”引玉撞了人也不吭一声,侧过身就要往外走,裴茗眼疾手快一把拉住他,“引玉殿下!”

引玉深吸一口气压住怒火,沉声道:“裴将军,何事?”

裴茗不知引玉哪里来的这么大火气,讪讪放开人,后退半步道:“你家小师弟又打人了,你快去管管吧。”

“打了谁?”引玉道。

裴茗一愣:“几,几位神官。”

“为何要打他们?”

裴茗摇摇头:“这我就不知道了。”

引玉一挑眉,脚下生风的赶往权一真的奇英殿。

果不其然,他刚到奇英殿,立刻就有眼尖的神官大声嚷嚷起来:“武神了不起啊?武力值高了不起啊?你随便打人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了,怎么,你也想被贬下去从头来过吗?”

“从头来过又如何?”引玉这回可不当和事佬,走上前,先是瞪了权一真一眼,而后把他挡在身后,“既然他脾气不好并非一两日,各位怎么就非得过来找不痛快?好好活着不好吗?”

“什……你……”几位被打的神官面面相觑,及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人是当初那个温和懂礼的引玉,“你打人还有理了?”

“没有。”引玉硬邦邦道,转身看向权一真,“你说,你为什么打他们?” 

权一真怒道:“他们说师兄飞升的名不正言不顺,是和血雨探花串通好了走的后门!”

“各位可曾这么说过?”引玉上前,“可是有人觉得我引玉不该身在这仙京?”

众人纷纷错开目光,追上来的裴茗头痛欲裂的打圆场道:“怎么可能,没有这回事,引玉你想多啦。”

“那你是说,权一真说谎骗我?”

“我没有!”权一真立刻反驳,伸出拳头向裴茗威吓道,“我没有!”

裴茗此前领教过权一真暴风骤雨般的拳头,那是他用剑都只能勉强招架的实力,现在托引玉的福,权一真跟着又飞升了一次,实力更是不容小勘。

“看来,不管有没有,此事是难以善了。”引玉道,“既然如此,我留在这里也没什么意思。”

“天上的西方武神,只一个就够了。”

此话一出,诸位神官无不后背发凉,这是怎么回事,引玉殿下这是打算怎么着?

“明日一早我自会向神君请辞,天宫遥遥,我与诸位从此——后会无期。”

“哎哎哎,可别可别,这是怎么个意思?”裴茗挤到前面,一面劝引玉一面在通灵阵中喊帮手,“才回来几天,怎么又要走?”

“天下地下在我眼中并无不同。”引玉道,“况且在我眼中,这仙京也并不是什么清静之地。”

不过是另一个没有妖道统领的长生观罢了。

“我也要走!”权一真道,“这地方我早住着没意思了!”

信徒也罢,神力也罢,当初他是冲着君吾许诺他能够遇到更强的对手、更痛快的打架和师兄才留在这里的,现在既然师兄要下去,干脆他也下去找打架的对手好了。

混乱中也不知是谁先说错了话,渐渐动起手来,当场的三位武神谁都不肯让着谁;裴茗被推搡着拔出剑,下一刻便听到引玉长剑出鞘的声音。

一番混战竟打了一天一夜。

引玉正值新官上任三把火,地上的信徒十有八九都在梦中看到了这一场“恶战”,被梦中残余的神力冲击的上吐下泄体虚无力。

在这么下去武神可要成为新一位瘟神了。

最后还是雨师赶来主持公道。

“既然引玉殿下无无意久居仙京,不如先在人间生活些年,等想回来再回来。”

“奇英殿下跟着去也无妨,反正现在许多事情都还未定下,空缺的神职颇多,两人一去能够点些可用良将回来也是好的。”

“多谢雨师体谅。”引玉收剑,合手行了一礼。

裴茗莫名挨了一顿打,去找灵文喝酒,又被嘲讽了一通。

“引玉殿下从来都是护着奇英殿下的,打你有什么奇怪?”

“哪有从来护着!”裴茗道,“锦衣仙那次不还……罢,纵那次是失了智,他自己以前不也老抱怨说觉得奇英殿下情商太低太不会为人处世?怎么现在他自己也这样!”

“什么才算会为人处世?”灵文听到锦衣仙便觉不妥,厉声道,“非要处处讨好小心应对?别的不说,能够靠自己实力再度飞升的神官,掰开指头数来数去能有几个?”

裴茗不再说话,心中还是奇怪引玉的变化。

其实他自己又何尝没有变化呢?

再说引玉这边,次日他果然收拾好东西、封了殿门,纵身一跃从天上跳了下去。

权一真紧随他之后。

“师兄,再过两天就是我的生辰了。”

“师兄,你是不是觉得我不应该打那些人?”

“你为什么还穿着长生观的道服?我们要不要先去吃点东西、买身衣服?”

引玉脚步猛然停下,权一真差点撞在他身上。

“西方有异,”引玉道,“前两天我观天象看到一条地龙出世,但没听到任何欢呼声,也没看到有任何香火给它,所以只有一个可能——出世的是一条祸世地龙,估计过不了几天就会有信徒来庙里絮叨了。”

“要打架吗?”权一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引玉点点头,笑道:“打爆它的头。”



评论(1)
热度(24)

唐宋不是送糖

© 唐宋不是送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