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宋不是送糖

【权引】带娃日记(6)

(5)

章六 携手同心斗妖道

#师兄还是卷卷的好师兄!闹别扭什么的是青春期烦躁啊他现在毕竟只有16岁!

#捣毁黑wo点是师兄带卷卷飞升(引玉之前不是被君吾老父亲给流放惹,所以私戳一下把他拽回来~)的关键!

#白色火焰是私设,因为卷卷给师兄造的神像叫“玉质凤君”,所以现世后的师兄身躯跟玉石一样水火不侵而且硬度很高!还拥有一丢丢凤凰的能力~

#好了我要发小甜饼了剧情流什么的不适合我(抱头痛哭)

长生殿外,电闪雷鸣;长生殿内,烟雾缭绕。

阴森森的大殿中散发着腥气的巨大法阵格外扎眼,乍一看去像是个缓慢旋转着的阴阳鱼,仔细看看其中竟然还画了天际二十八星宿,且每个星位上都放着个燃有迷香的香炉。

权一真被放在阵法中心,老者贪婪地目光一刻都没在他身上离开过。

等了整整十年,他终于等来这个时刻,终于有负伤的神官自己送上门来了!

长明灯,早已点好;童男童女,全部已经制成蜡人摆在后殿;炉鼎熏香也已齐备,更妙的是外面的滚滚天雷——只待阵法启动,他吸收了权一真的全部力量和记忆,就能应天雷而上,直达九霄仙宫!

唯一可惜的是这神官样貌形容实在太小,他飞上天之后要冒充对方恐怕有些难度,若是他那个师兄一并能用就好了。

“嗨,”老者激动的搓手,自言自语道,“有个能用的就行,不能挑,不能挑!”

屋内烛火微闪,老者被火焰的光芒晃的眯了眯眼,与此同时清楚的听到了屋内另一个人的心跳!

说到心跳声,他自己是没有心跳的,所以屋内原本只有权一真一人缓慢平和的心跳;如今突然多出来个急促有力的心跳声,宛如一道滚雷在屋内炸响。

“是谁?”老者没有惊慌,冷声道,“不是说了不要打扰我吗?”

对方没有答话。

“事成之后我自会点你们的将让你们飞升。”老者又道,“届时无论黄金还是美女,应有尽有,你们又何必急在这一时?”

“你的胃口倒大。”对方说话的同时拖动剑刃在地上滑动,令老者无法听清他的声音,“当心偷鸡不成蚀把米。”

老者不再同他废话,五指微动,后殿蜡制童男童女鬼魅般冲了出来!

“童鬼?”那人只是闪避,没有发动攻击,“这地方可真算得上是人间地狱,信你的人真是瞎了眼。”

“信什么,只要能达成愿望不就得了,所谓神明不就是这么个东西么?”

引玉动作微滞,想到自己似乎正是这么来的,气恼的不再与对方缠斗,径自拔剑削去面前蜡人头颅。

然而蜡人根本不惧伤害和疼痛,脑袋掉了身子还在动不说,张大的嘴竟然还妄图去咬他的鞋子。

老者察觉到他的气息变化,继续挑衅道:“怎么,被我说中痛处?莫非你也是个邪物?若是这样,不如我们合作,地上这小子,我留条胳膊给你?”

“你还是想好自己的胳膊怎么留住吧!”引玉足下轻点,手腕一抖斩下老者一臂,“管你是什么,劈成十七八段我看你还神气的起来!”

老者吃痛,挥袖灭去一半烛火,在黑暗中隐去气息。

引玉碾碎地上干枯丑陋的残臂,心道对方大概已经猜出自己的身份了。 

猜不出来才是奇怪。

能为这家伙拼命地能有几个人啊?

引玉不甘心的撇撇嘴,深吸一口气调动灵力准备直冲入阵中把权一真捞出来,却听老者忽道:“引玉啊。”

“我还以为你我目的一致,怎么,你又心软了?”

引玉指尖在石剑上略过,剑身发出微光,犹如黑暗中他的第三只眼睛。 

“想要真正的活一回,在这世上扬名立网,让所有人都羡慕你、崇拜你,不除掉他可是不行的啊。”老者道,“有人曾劝过你,不是吗?”

权一真是你的心魔。

无法爱,无法恨,想远离又舍不开,引玉曾问过自己,究竟把权一真当做什么?

无解。

大概,权一真的哪一点都让他受不了。

但是......

“你说的没错,”引玉提着剑,周身被白色火焰笼罩,“但是我要杀你,并非为了他。”

而是为了实现人们的愿望。

失去孩子的父母夜不能寐,遭遇骗局的少女生无可恋,这道观常年来吸食当地贫苦人民的气运和金钱来讨好权贵,让权贵们为他们的恶行撑腰甚至大肆宣传。

一路上,他听的够多了。

只是这边没有“玉质凤君”的庙宇,他不好直接出手,只能先打入他们内部获取他们信任。

直到今天,有人为了避雨冲进那座蜘蛛网能落成千层饼的神庙,一面为他扫去灰尘一面向他哭诉,说是自己再也无法忍耐一天只求速死。

神像显灵了。

“我是为这山上山下无数生灵,要将你诛杀。”

“那你就来吧!”

既然软的不成,老者不再费口舌,十指飞动,捆仙索自引玉头顶直直坠落下来!

“正好我还缺一副合适的皮囊!”

捆仙索结成的光网对引玉并没太大威胁,但眼下权一真正处在灵力混乱中,若是被捆仙索罩住禁锢了法力,很可能会失去意识永远昏迷,故而他不仅不避,反而迎光网直上!

老者见治他不住,灵机一动,腾出只手抓起“角”位的炉鼎朝着权一真掷了过去!

炉鼎正中权一真额角,权一真呜咽一声,睁开眼,“哇”的吐出口黑血。 

阵法见了血开始缓缓运作,权一真只觉被莫名强大的吸力困在地上,仰头看到引玉,又喷出一口血,泪眼汪汪道:“师兄!”

“师兄,你不要不理我!”

引玉头大如斗,索性不管捆仙索,收了周身的火焰落在权一真身边:“正处理麻烦,你别闹了。”

“我,我挣不开这个。”

“我来帮你……”引玉刚要伸出手,却见权一真拼尽全力向他拱过来,鼻血就快喷到他衣服上了。“住手!别动!我新买的衣服!”

不知为什么,总觉得这一幕有点似曾相识......

不待细想,吸收了权一真法力的阵法越发强悍,引玉赶忙收敛心神,一手将剑插入地面对抗吸力,另一只手抓住权一真的衣领,奋力向上:“起!”

白色火焰再次腾起,引玉猛然向后一跃,脱出阵法范围!

紧接着他下意识握住权一真的手,给对方输送灵力。

“师兄你做什么,你身上痛不痛,你为什么着火了?”

“我……”引玉解释无能,松开手道,“打完再说。”



评论
热度(22)

唐宋不是送糖

一条偶尔吐泡的咸鱼

© 唐宋不是送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