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宋不是送糖

【权引】带娃日记(5)

(4)

(1、2、3的连接在4里~)

章五 争斗起福祸难避

(前情提要:1.师兄并不是重生哦,而是附有引玉血脉和命魂的那尊神像有了神识自己化形了——这也是为什么他一开始没有认出谢怜的原因~

2.卷卷在以前师兄的庙里“捡到”了化形之后没吃东西又东跑西颠而饿昏的师兄,为了暂时让师兄留在自己身边,所以提议两个人到山上的道观拜师,但是没想到这个道观是个黑wo点。

3.前面花城suo像师兄和卷卷这样的双星,一星明肯定就会有一星暗,所以卷卷突破禁制去找师兄的时候其实身负很严重的内伤,内伤会放大他心底的阴暗情绪。

4.以上内容在后面的章节会有更加详细的解释...我会好好圆回来的QAQ

5.还有什么写的不细致的地方请亲们留言,我会认真改好的!!)

多亏了引玉的忍让和好脾气,道观中人渐渐习惯他们的存在。半个多月后,两人从后院岌岌可危的屋子搬到前院干净整洁的屋子里,引玉甚至被大家邀请每天一起做早课。

但这份好意并没能打动权一真,他依旧我行我素,甚至借讨教道法为名频频打伤弟子。

每次惹完事后总有几天没东西可吃,好在山林茂密,山下又有泉水,想吃什么自己捉来就是。

初时道观中人不查,直到后来弟子们上山采蘑菇,这才发现权一真的“恶行”,自然不问好歹的又是一通拳脚相向。

没想到这次权一真没控制好气力,直接把人打到吐血。

上完早课,引玉往寝室走,正看到四五个道观弟子七手八脚的按着权一真往前。

他吃了一惊,强作镇定走上前去:“各位师兄,这是怎么了?”

“嗯?”领头弟子不耐烦的看了眼引玉,“边去边去,没你事,别管。”

“是什么急事?我能帮忙吗?”引玉谨慎的站在一边,看权一真脸色还好,放心下来,“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一真他年纪小,不懂事……”

“不懂事?!”

众多弟子七嘴八舌的围过来:“把人一拳打吐血,这是你一句不懂事能够解决的?”

“明明每天游手好闲,功夫倒是学的不错,引玉啊,你到底哪里见来这么个便宜师弟?”

“要我说,你趁早别管他!”

引玉面颊发红,大概听出发生什么事,不好直接为权一真开脱,只得到:“不管发生什么,总要问过师父。”

师父?听到这话,权一真垂着的头微微扬起,意味不明的看了引玉一眼。

引玉见权一真一头蓬勃的卷毛胡乱垂下,不忍的伸出手,想要帮他撩开额发。

“别碰我。”权一真冷冷道,“你不是我师兄。”

师兄才不会这么看热闹似的站在一边,不会让这些人带自己去见什么子虚乌有的师父!

引玉伸出的手僵在半空,身边人轻笑一声,拍拍他肩膀:“这小子发起混来连你的面子都不给了。”

引玉五指紧握成拳,缓缓收回手,道:“有几天没见师父,我同你们一起去。”

说话间众人都到师父打坐感悟的“长生殿”外,灰色道袍,眉须皆白的老者竟已在正殿等着他们。

“早起就听到雀鸟在枝头吵闹,我算了一卦,果然,”老者踱步道殿外,视线扫过众人,最后落在权一真身上,“这不是引玉带来的小师弟么?”

引玉出列,拱手行礼,而后道:“师父,是我没有看管好小师弟,给大家添麻烦了。”

老者呵呵一笑,摆手道:“一真这孩子天赋异禀,是个奇人,你要能管住他倒怪了。”

引玉的脸再次红了,低低应了一声。

权一真深吸一口气,猛然抬头,挣开众人,朝着老者提拳便打!

众人都被这大胆狂妄的举动吓得倒吸一口冷气。

唯有引玉立刻反应过来,电光火石之间挡在老者身前,接下了权一真的一拳。

“一真,”引玉沉声道,“你不要胡闹。”

权一真再不听他的话,一击不成再次出拳,引玉只能见招拆招,靠着灵活的身形应对对方疾风骤雨般的攻势。

神官相对,周围人根本看不清他们在打什么,只觉得拳风如罡风一般,哪怕在面颊轻轻擦过也会立刻引起一片红肿。

当年权一真与引玉两人都还未飞升时,两人也曾这么打过。

那时引玉要拼尽全力才能勉强与对方打个平手,如今两人再相对,竟是权一真落在下风。

“一真,”引玉借侧身的机会在对方耳边低语,“你的呼吸很乱,脉搏也不稳,这是怎么回事?”

“我不要你管!”权一真咬牙切齿道,“你让开!”

半柱香时间两人百招已过,再打下去他是没什么问题,可一真未必受得了——思及此,引玉脚下一错,旋身到对方身后两指注入神力捏住对方衣领将他狠狠摔在地上!

倒地瞬间权一真完全愣了。

眼前这人到底是谁,为什么长得同他师兄一模一样?

他的视线渐渐模糊,太阳穴传来尖锐的痛感——

“我去,这是什么!”

围观的道观众人皆后退两步。

老者朝弟子们挥挥手:“无妨,一真一时岔了气息,待为师把他带入房内为他调理气息。”

引玉看着痛的在地上打滚的权一真,心中生出一丝茫然。

老者抱起权一真,走入长生殿,而后悠然道:“引玉,辛苦你了,你也去休息吧。”

引玉愣愣的应了声。

他赢了?他打赢了那家伙?

早上还算晴朗的天空此时阴云密布,引玉没有回房间,一直走一直走,恍惚的走出了道观,下了山,也不知怎么又绕到那座破庙里。

豆大的雨点落下来,他只能进庙避雨。

人影出现,久久的伫立在那破败的神像面前。

“你看,”人影轻声道,“这人和你长得一样。”

“他是谁?”

“西方武神之一,曾经守护这里的神明。”

“我问的不是这个,”引玉道,“权一真,他是谁?”

人影微怔,道:“名气极差、天赋极高的西方武神,奇英殿下。”

“神明?”引玉道,“神官不都住在天上么,他下来做什么?”

“谁知道呢。”人影道,“不过也无所谓,很快他就会失去所有力量,忘却一切了吧。”

引玉掌下的木门发出危险的“吱呀”声。

他终于摆脱那家伙了吗?赢过他,借老道士的手让他忘了自己,之后只要除去那个道士把力量还给他就行了。

可为什么他一点都不觉得轻松?他难道天生就是要照顾那个只会闯祸惹麻烦的家伙的嘛?

“听说,前些日子奇英殿下在人间显灵了,还不是在一间两间庙里,而是所有的奇英殿都发生了天降钱雨的怪事。”人影道,“信徒们都在猜测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呢。”

破庙在电闪雷鸣中颤抖,引玉忽然转身,一跃飞上神台,自那神像手里抽出长剑。

源源神力注入剑内,石剑嗡鸣回应主人。

“这世上无论人神鬼,好歹都曾为肉体凡胎,我却不是。我有神识时便知道自己是为刀斧雕凿而成,除却神力,这血脉命魂皆不是我的。”引玉道,“可我还是……唉。”

谁叫我吃了那家伙的包子!



评论(6)
热度(22)

唐宋不是送糖

一条偶尔吐泡的咸鱼

© 唐宋不是送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