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宋不是送糖

【权引】带娃日记(3)

(1)

(2)

章三 前尘往事休再提

在奇英殿中关了三天禁闭的权一真一跃而起,朝着禁制重重的大门轰然出拳:“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是师兄,师兄的气息!

西方双星中属于引玉的那颗星黯淡多年,此刻却忽然放出光明!

凡间道观里的谢怜也察觉出这不寻常,无奈他不长于占卜掐算,只能向花城求助。

但就连花城一时也难知晓这是怎么回事,若是凡人的命星忽然璀璨,那多半是要有天大的好事降临或者有飞升的机会到来;神官则不同,通常来说他们的命星始终是明亮璀璨的,便是谢怜这样几次飞升几次被贬命途多舛,他的命星也始终安安稳稳的在主宫里待着,只有像引玉那样九死一生前途未卜,属于他的星辰才会暗淡——即是说引玉其实早在面对君吾之前就知道自己时日无多迟早大难临头了。

撇去这些前尘不谈,单看一颗晦暗之星忽然闪耀,其实是大凶之兆。

天道福泽有限,某个忽然不走运的家伙忽然抽中上上签,多半意味着他周围的人要倒霉了。

“奇英有危险?”

花城摇摇头,仍道:“他们的事情先让他们自己来解决。”

且说奇英殿这边——

门上的符咒是上天庭的神官们仔细研究过的,谁都不敢小看奇英殿下的武力值,设置的符咒法阵强度堪比君吾出马,果然,发觉引玉气息消失的权一真在殿内暴跳如雷了一整天也没能找到破解之法。

“我要去见师兄!”权一真浑身法力暴涨,竟是在屋内化出真身!

这种什么都做不了,被困在屋内的无力感,时时刻刻提醒着他那天是怎么眼睁睁看着师兄被君吾折磨致死的。

“我要变强,我要变强,我要变强!”

权一真一头卷毛如遭雷击似的根根倒竖用拳不成就用踢的,拳打脚踢都不成他便把所有能想到的咒术都用出来,比寻常武神殿都坚固数倍的奇英殿殿柱终于支撑不住,发出垂死的撕裂声。

“师兄!”

一道红光破门而出,地上奇英殿内的神像同时爆出金光,信徒们被吓得四下奔逃,慌乱中没注意到头顶哗啦啦的下起了铜钱雨!

冲破禁制的权一真循着气息降到西方,正落在引玉所在的大殿门口。

或许是近乡情怯,权一真绕着大殿转了一圈,最后寻到一扇窗子悄悄拉开站了上去。

殿内的引玉抱着肚子睡得很不安稳,祈愿声和鬼魂的声音混杂在一起,他能够听到数倍于其他神官所听到的声音。

不过最重要的原因是肚子饿。

“师兄……”

迷迷糊糊醒来的引玉自动过滤了听到的任何声音,伸出手一把抓住了近在眼前的包子。

权一真立刻反客为主握住师兄的手,结果手指险些被咬掉。

毫无风度的吃了好几口,引玉总算从饿到昏迷的边缘把自己拯救回来,这才发觉自己做了多么丢脸的事,当即抽手、起身、拔腿就跑!

“师兄!”权一真自背后抱住他,“师兄师兄师兄!”

“你别念了!”

引玉扯不开对方,又气又无奈道:“我不认识你!”

“你吃了我的包子!”

引玉哑然,果然不再挣扎,低声道:“是我无礼了。”

“我这里还有,师兄要吃吗?”

引玉身体微僵,很想大声拒绝对方,拒绝“师兄”这个一听就会引来麻烦的称呼,可是......

诚实的咽了口口水,引玉拍拍对方的手,慢慢腾腾的转身,轻咳一声:“无功不受禄,你有什么愿望吗?”

“有!”权一真立刻星星眼,下意识举手答道,“我的愿望就是师兄永远是我的师兄!”

引玉额角抽动,叹口气,道:“师门都没有,算什么师兄?”

“有啊有啊!”权一真扯住引玉衣角,把包子递给他,而后道,“离这里不远的锈山上面就有个道观,我们过去拜师好不好?”

两位神官认了个凡人的便宜师傅?!

拜某位打听八卦比风还快的神官所赐,权一真和引玉的一举一动几乎都在广大神官同僚的密切关注之下,毕竟之前那个赌约还没完成——

上天庭所有神官的香火加起来竟然堪堪与花城一绝香火持平。

为了力挽狂澜,上天梯提出再赌一场,花城欣然应允。

赌什么?就赌权一真究竟能不能把引玉带回上天庭!

“诸位可想好了?”花城微笑道,“可是要奇英殿下带引玉殿下回上天庭?”

“是!”

“没错!”

“好,”花城拍手,“那我就赌是引玉殿下带奇英殿下回上天庭。”

这有什么区别吗?

“当然有,”花城挑眉,“若是奇英殿下主动回来,引玉殿下跟随,就算你们赢;反之,我赢。”

这,这这这,中计了!

上天庭顿时哀鸿遍野,不过他们人多势众哦,总要挣扎一下,于是派闲着也是闲着的师青玄随时监视,哦不,是关注两个人的动向!

“长生观?”引玉在道观门口驻足,“请问,观内有人吗?”

权一真差点直接冲进去,见师兄没进门,这才老老实实停在门口。

“有人吗?”

等了约半柱香,称重的红色木门缓缓打开,一个小道童探出头看了两眼,干巴巴道:“什么人?”

“久闻道观大名,特来拜师求学。”引玉将权一真挡在身后,朝着小道童托手行礼。

“等着。”

又等了片刻,门朝两侧拉开,引玉谨慎的四下看看,而后才迈步走入。 

“师兄,”权一真忽然拉住他,引玉微微侧过头,面容轮廓都还只是十五六岁的少年人模样。有那么一瞬,权一真以为自己时光倒流,回到整日打架生事不讨人喜欢——虽然现在也差不多——的那个时候,那时,师兄是他唯一可以信任可以依靠的人。“师兄。”

引玉略想了想,握住他的手,点点头道:“没事。”



 
评论(1)
热度(33)

唐宋不是送糖

一条偶尔吐泡的咸鱼

© 唐宋不是送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