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宋不是送糖

【权引】带娃日记



Cp 权一真x引玉
(武神x重生之后十几岁的师兄)
欢脱向,ooc有,私设有,其他人物串场有
师青玄和贺玄的一点私设请见我的另一篇【双玄】凡人
(其他介绍无能请各位看官往下吧)
以及感谢墨香大大写出天官这么好的文章!
(尽量希望不要把人物写崩,ooc、私设、偏离什么的完全是我的锅,就酱!)

章一 四方有德重塑身
话说当时引玉的咒枷终被谢怜抢救回来,加上花城“好心好意”——实际上是希望权一真不要动不动就来烦人——的教导,引玉的血脉和最重要的命魂总算是完整的保留下来。之后在师青玄的建议下权一真给自己的信徒托梦,让他们为“玉质凤君”这么个子虚乌有的神明立观修碑,再把微弱的命魂灌注进神像之中以残留的血脉混合着朱砂点睛,承受香火……
“真能成吗?”谢怜作为如今上天庭炽手可热的追捧对象,地上的道观一座接一座的重新修建起来,却也不敢保证是不是真能拖个梦就让凡人们自己“造”个神明出来。“要不要我们帮忙?”
“当然!”师青玄不知什么时候接入通灵阵,“按照现在的香火来看,想要重塑引玉的两魂至少也要百八十年,不过如果太子殿下和血雨探花愿意施以援手的话,大概五六十年就能完成了吧?”
“有何依据?”
“蓬莱山神说的~”
“托梦没问题,”花城的声音插进来,“加利息就是了。”
师青玄声音立刻低了下去,却没消失,而是叽叽咕咕的好像在和旁边人商量什么。
谢怜好笑的朝花城摇摇头,以口型道:“顽皮。”
花城挑眉,伸出食指轻轻按住嘴唇。
“血雨探花啊,引玉好歹也是你的部下来着,你不应该关心一下吗?”
花城冷笑了一声。
师青玄委委屈屈的小声嘀咕,像是打算接受“加利息”这种任凭对方宰割的条件,忽然听到慕情的声音:“一大早就混在一起吵吵,闹得乌烟瘴气的!仙京这么多天神,难道还比不上一个绝的香火?”
果然,接下来便是风信的声音:“还差多少香火?我可以帮忙。”
“呵,”花城道,“既如此,不如我们比一比。”
比什么,香火吗?谢怜眨眨眼,忽然明白过来——
权一真之前得罪多少神官,如今大家自顾不暇,谁肯平白给信徒托梦分出自己的香火神力给别人?
但如果是为了联合起来跟绝境鬼王一较高下的话可就不一样了,毕竟谁也不想每天是被仙钟狂吼的“鬼王功绩第一百三十八条”给吵醒啊!
“比就比!”风信立刻上钩,“赢了如何?”
花城不紧不慢道:“若仙京赢,功绩可以不用再通报;若我赢,再加一年。”
“等等!”谢怜扯扯花城袖子,“我也……”
花城朝他一笑:“无妨,整个仙京的神官,算上哥哥。”
“这不是赢定了?”
“哈哈,这下终于可以睡个清净的懒觉了!”
“我加入我加入!”
“三郎,”谢怜越发觉得眼前人可亲可爱,“利息别忘了算。”
花城还以为他要说什么,一听这话立时笑的眉眼弯弯:“当然当然,他不去安心当他的山神,倒想着来管我手底下人的死活,看来是活得太滋润了。”
有了四方神明的香火供应,再加上两位绝境鬼王的友情支持,说好“百八十年大概能成”的事情竟然七七四十九就……就成了!
就在天上地下神官鬼王的信徒都为到底谁家香火更多吵得不可开交的时候,“玉质凤君”殿中的神像悄悄动了下手指。
半柱香后,他眨眨眼睛,四下环视,确定某人不在,而后长舒一口气,自在的活动了一下身躯。
“引玉?”谢怜正巧走进来,看到又伸胳膊又踢腿的引玉既惊又喜,“你回来了!”
哪想到引玉不认得他似的一愣,而后飞身一跃自神台上跳下,拔腿就跑!
“神,神像活了!”
“显灵啦,凤君显灵了!”
“凤君,凤君大人你去哪里!”
里里外外各家信徒们更是乱作一团,谢怜一时不查差点被冲上去追赶引玉的人挤到,等被花城揽在怀里站稳的时候,哪里还看得见引玉的影子?
“三郎,引玉这是……”
“看上去是什么都忘干净了,”花怜随手拉开扇门带着谢怜躲开人流,“而且他不是天庭所封,没有经历过天劫,又有神力,可算是无拘无束无迹可寻了。”
“这可怎么办?”谢怜道,“我看他刚才的形容不过十几岁,也不知他需不需要吃饭饮水,会不会再长大衰老,没准什么时候还会碰上天劫……”
“这些都不需哥哥考虑。”花城道,“只要有心,纵然千万人挡在眼前,也能一眼看到心中那人。人既然是奇英要找回来的,自然由他去找。”
谢怜与花城对视,悬着的心渐渐放下——无论权一真个性多么孩子气、不靠谱,找回引玉这件事也非他不可。
只希望他能学着长大吧。
















评论(5)
热度(66)

唐宋不是送糖

© 唐宋不是送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