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宋不是送糖

【双玄】凡人(清明小记)

#OOC有,可能还比较严重

#前文连接不太会贴,so......

#故事展开是在大家都变得成熟稳重看破红尘之后哈哈哈哈哈



清明时节雨纷纷。

距离师青玄再度飞升、贺玄成为蓬莱山神又过去两年。

与仙岛隔海相望的小镇悄然自己改名叫蓬莱镇,两年内新修不少山神庙,其中赫然供着尊背靠背的神像。

神像一面是贺玄无疑了,而另一面是位蒙着轻纱的神明,不仅看不出容貌如何,甚至连男女都教人分不清。

“山神大人、水神娘娘,求您保佑我家儿媳一定生个大胖小子,为我家绵延香火。”

“求您保佑我闺女春香能找个好人家,下辈子吃喝不愁,万事顺心顺意。”

“这几天风浪大,求水神娘娘保佑我丈夫每天都能平平安安的。”

起初这里香火还不甚旺盛,也不知是谁传出拜过山神大人就能出入平安,拜过水神娘娘就一定能抱孙子,庙内女客一下子多起来。

还别说,但凡来诚心拜过的,所求之事确是十有八九能成。

又到清明,庙里的人只多不少,甚至还有大老远赶过来拜一拜水神娘娘求子的。

可那位蒙着面纱的神明到底是不是女相?

一大清早镇里的百户便带着四方邻里凑来的香油供果进庙中祈福。

“山神大人,水神娘娘在上,下官才疏学浅,幸得皇恩浩荡、苍天庇佑,治蓬莱镇时有三年而无大过;今再请天恩,愿年年奉香油香果、秉烛点灯,愿广修山神庙广结善缘,以求我镇能风调雨顺、百姓能安定和睦。”

“拜山神大人,水神娘娘!”

小庙里里外外跪满了人,起来的时候都喜气洋洋的。

“灵的,很灵的!”

“上次我家那位早上正要出海,莫名其妙被什么绊了下给崴了脚,结果你猜怎么着?那天海上起了大浪!就我家那小破船,敢开出去,分分钟沉了海!”

“啧啧啧,这可真是上天保佑。”

“可不得,我也遇上过好几回呢!”

两尊神像的本体——贺玄与师青玄居高临下的望着黑压压的人头,内心不可谓不感慨。

世道真的是变了,两位绝境鬼王一个在令上天庭毕恭毕敬,另一个逍遥自在的当了仙岛山神,虽没有正经八百的神位可庙宇信众一点不必别的神少。

近些年甚至隐隐有当年水横天的风采。

“你家人的骨灰就埋在这里吗?”师青玄歪着头打量自己的神像,似乎和底下的人一样好奇面纱之下的容貌。

贺玄没说什么,端坐在自己神像旁边倾听众人愿望。

“贺兄,贺兄,你说这面纱下面的人究竟长什么模样?会比我女相更好看吗?”

“贺兄,这样享受供奉,你会不会某天忽然想开了然后’噗’一下消失?” 

“你可不能消失,没有你,我一个人根本对付不了这么多愿望啊!”

贺玄转过头看了他一眼,冷淡道:“师无渡的人头……”

师青玄立刻噤声。

“他的人头,当年我就摆在这里。”

贺玄伸手一指,指向众人忙不迭投放银钱的功德箱。

“想来,我家人应该能够安息。”

今天是清明。

师青玄是想问一问贺玄自家大哥的坟茔在什么地方的,就算今天不去,也总有一天要去的。

贺玄转头就能看见师青玄收敛了笑容的苍白面容,当年那个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饮酒玩乐的家伙到底是不再天真也不再无忧无虑。

面纱下面的神像也正是这样一幅无悲无喜的冷淡模样,仿佛将这世上种种因果起伏都看透了。

“记着他这副样子,”庙宇落成的时候,忘忧是第一个前来参拜祈福的人,“他曾是阳光,是疾风,是烈火,而如今为你堕入凡尘。”

“贺兄怎么了?”

回过神时对方素白的手递来两个青团,“难得有人供这个,可好吃了,你快尝尝。”

贺玄叹口气,接过青团囫囵吞下,唇齿间既有米香又有艾草的微苦,确实好吃。

“师无渡的尸身……”贺玄沉声道,“我海葬了。”

大约就是沉入海里喂鱼了吧。

半晌,师青玄应了声。

而后笑道:“大哥是不会化作厉鬼的。以后若是遇上海里最凶恶的鱼,倒没准会是他。”

大哥,我现下比原来强多啦,不会再受什么蒙骗,也不再软弱了。

所以,如果当时能两个人一起活下来的话……

师青玄打住自己的念头,深吸庙内袅袅青烟,喃喃道:“都过去了。”

沿着海岸线散步的时候意外的遇上了裴将军和杰卿。

“青玄?真的是你?”裴将军不可思议道,“我还说当年的风水庙怎么忽然重建了,原来是你!”

“不是……”师青玄挠挠头,“裴大哥,这个不是风水庙啊。”

“咦?可是这里面的神像……除了你和你大哥,血雨探花和太子殿下,难道还有什么神是一对的吗?”

“我,我我我跟大哥也不是一对啊!”师青玄哭笑不得,“裴将军你别是睡糊涂了!”

“山神庙?”灵文适时的错开了话题,“什么时候多出个山神?什么山?”

“蓬莱山。”

贺玄不知什么时候走到几人身后。

“怎么,黑水鬼蜮有座浮上来的海底火山,名为蓬莱,这事上天庭还没听说?”

气氛一时剑拔弩张。

裴将军自然是恨不得杀贺玄而后快的,但要动手的话师青玄该轮在他之前。

“这是贺玄的神庙。”师青玄坦荡道,“反正天上又没新的水师?”

“你!”裴将军不可置信道,“青玄,你也心太大了吧?他可是……”

“无论他是谁,坐这个位子都是最合适的,不是吗?”师青玄道,“两位是想来看我哥哥的?不如咱们钓两条鱼边喝边聊?”

不一样,太不一样了,裴将军一时震惊的说不出话。

比起曾经师无渡的放肆骄傲,如今的师青玄给人种难以捉摸的感觉,简直有点像传说中心机深沉两边卧底的黑水沉舟。

“不想聊就滚吧。”贺玄挡在师青玄身前,“这里不是当年的风水庙,你们看好了。”

耳边是阵阵波涛声,师青玄想起自己遇到“卓心白”似乎就是在某次落水之后,而“卓心”——是个“悼”字。

那人有仇恨,也有悼念,所以在大仇得报之后也没能得到安息吧。

而他的哥哥已经在广阔的海洋中得到了平静,很有可能化作了这无边波涛的一部分,只留下自己的名号作为他的新“神号”守护他,顺带提醒贺玄。

“哥!”

师青玄发疯似的朝大海呐喊,把其余三个人都镇住了,

“我没事,我可以的!”

“今天是清明节,我想纪念谁就纪念谁,我谁也不怕!”

“我会好好活下去给你看的!”

曾同行,曾同游,曾与你、与他共享世人香火、共览天地美景。

这就够了。


















评论
热度(35)

唐宋不是送糖

© 唐宋不是送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