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宋不是送糖

【双玄】凡人(完结)

章三十五 戏本
完结撒花~~
抱得美人归的贺玄情话满分!
——————————————————————————
“上回书说到这地师明仪原来早已被掉包,此刻在风师面前的乃是恶贯满盈的黑水沉舟贺玄,贺玄成功调离血雨探花与太子殿下二人,却将风师、水师一对兄弟仍留在岛上,为的就是取他二人性命来偿还自家的血海深仇!”说书人讲的吐沫横飞脸庞发红,“但此刻水师已然识破他的歹毒计谋,意欲以水克水将他拿下,无奈渡劫失败法力不足,竟叫妖魔夺取水师宝扇,兄弟二人转眼间身陷囹圄!”
惊堂木一拍,满座叫好,贺玄黑着一张脸喝干了碗里的茶,淡淡道:“真精彩。”
“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费解。”
说书人擦去满头的汗,收拾东西要从后门离开,却被两位锦衣华服的公子拦住。
“先生莫慌,”白衣公子笑嘻嘻道,“我们听先生刚才讲的甚是精彩,大不满足,可是明天一早便要离开此地前往他处,恐不能听到后续,能否请先生先行告知结局啊?”
“嗯?”说书人皱眉,想都没想的摆手道,“不行不行,这故事才开讲两天,哪能这就告诉你们结尾?”
“为何不能?”黑衣公子道,“世间诸事除却结果不同,过程大多相似,只听开头结尾又如何?”
“公子这可就说错了。”说书人捋一捋胡须,“世间诸事开头略有不同,结尾却是一样的,便说这世上凡人千千万,能有哪几个飞升成仙的?照你所说,不能飞升成仙的这些,岂不都是白活了!”
“先生息怒先生息怒,我朋友他不是这个意思,”白衣公子道,“只不过我们确实不能久留,下次来又不知是什么时候,万一此生无缘再与先生相见、听不到故事后续,岂不是要抱憾终身?”
不管好说歹说,这说书人就是不肯多讲给他们半个字。
“不如我买下你这故事!”黑衣公子一挥手,掌中便是明晃晃一锭黄金。
说书人也急了:“要了我的命我也不说!你们有缘便听无缘便听不得,总归不是你们的故事,纠缠什么!”
“这……”白衣公子困扰的挠挠头,“正因为是我们的故事所以才想听下去啊。”
折扇轻开,师青玄解了幻术,朝说书人一拱手:“先生啊,我就是风师本人,请问能不能听得?”
贺玄也恢复本相,冷冷道:“吾乃黑水沉舟。”
说书人大骇,后退两步脸色发青,一口气差点上不来。
“妖,妖魔,神,神仙?你们,你们!”
将随身包袱狠狠摔在地上,说书人气急败坏的往上踩了两脚,愤愤道,“成何体统!成何体统!这故事我再也不讲了!”
没等双玄反应,说书人一个闪身,一阵风似的跑了个没影!
“有什么好奇怪的?”师青玄咕哝道,“无论地师、黑水还是现在的蓬莱山神,都是我最好的朋友啊,贺兄,你说对不对?”
“不对。”贺玄冷冷道,拾起包裹翻看里面的戏折,眸色越来越深,“这上面说你我深仇大恨,我夺你法力让你成为一介凡人,而后逼迫你委身于我……怎么还会是你朋友?”
师青玄轻摇折扇的手僵住,不可置信道:“等等,上面到底写了什么?”
贺玄抬高手臂不让对方够到戏本,轻笑道:“我两次度你成神,可不是要当什么朋友,而是……你的心爱之人。”
又是一年花灯节,抽中了风师的戏码。
谢怜按住师青玄要撒功德的手,高声道:“快开幕,快开幕!”
“贺兄,对不起。”凡人样貌的师青玄跪在贺玄面前,眸中水光波动,衣衫破碎,象牙般肌肤若隐若现,“我…..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这都什么和什么?这戏本谁写的?
师青玄偷偷与贺玄通灵:“贺兄,贺兄,你觉不觉得戏本这口气有点熟悉?该不会是忘忧……”
贺玄却不理他,照着戏本一板一眼,挑起师青玄的下巴,逼迫对方与自己对视。他指尖还有未凝固的鲜血,声音慵懒:“既如此,我要罚你永生永世都在我身边。”

评论(2)
热度(59)

唐宋不是送糖

一条偶尔吐泡的咸鱼

© 唐宋不是送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