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宋不是送糖

【双玄】凡人(22-23)


章二十二 相识

避开出生,避开换命那时候,避开师无渡,贺玄真的带着师青玄去经历他所经历的一切。

“这一年,我本该高中状元,但因为没有贿赂考官所以落榜。”

这年师青玄平安无事,手欠去逗人家的狗被追了三条街,结果有惊无险。

“这一年,我的妻子和妹妹被抢去做侍妾,一个被打死一个自缢身亡。”

这年师青玄贪凉吃坏了肚子,又不幸得上水痘,好在家境宽裕请了顶好的大夫,没有几天就痊愈了。

“这一年,我被诬陷入狱,家母病逝。”

“又一年,我经商有道反被其他商户联合打压,欠债无数走投无路。”

“终于,我熬垮了白话真仙,他把什么都告诉了我。”

他的功成名就,他的如花美眷,他的衣锦还乡,全都为师青玄铺了路。

但他也是师青玄最深的恐惧、最大的噩梦。

“后来,你飞升,我成鬼,因为不甘心而入铜炉成了绝。”

师青玄道:“贺公子做鬼都比我这个风师要有成就多了。”

回想自己这些年,只能算个无功无过,有哥哥在的时候什么事情都要听哥哥的;后来在道术上小有成就,他也没想着要同哥哥那般以飞升为目的,只想快活的在世上看看日升日落;没有哥哥点他的将,他可能早就像其他人一样熬不过岁月,成了浮世海中一朵小小的浪花。

怪不得贺玄要生气,他自己听着都觉得有些生气。

“这一年,我,遇到你。”

师青玄心中一动。

第一最好不相见,第二最好不相识。

章二十三 谜底

师青玄还是无法自己记起什么,漂泊在心里的记忆始终像蒙了一层雾,看不真切,痛不彻底。

到底是哪里的问题?

两个人走过千山万水,讲到过去风光的时候贺玄会忍不住激动,想到悲惨的结果他会消沉好几天什么也不说。

曾经的讲述者与聆听者掉了个个,唯一不变的是师青玄听到自己女相部分就格外认真,还几次试图刺激贺玄让他再扮次女相。

转眼两年时间只剩最后半个月。

他们来到“上有天堂下有苏杭”的杭州,正赶上这里的雨季,师青玄着了凉竟然就一病不起了。

“咳咳咳,贺公子,你别熬药啦,咳咳咳,地上滚了三圈的馒头都比这个药好吃!”

贺玄瞪他一眼,扶他起来:“快喝完,早点好起来,你不是还想回家看看?”

师青玄转过头,说什么也不肯喝:“小病,不喝药也能好的,太苦啦我喝了想吐!”

贺玄当然不妥协,但又不肯多放点甘草,两个人僵持约有一刻,师青玄道:“你,你快把药碗放下,咳咳咳,一直这么端着不累吗?”

“累。”贺玄道,佯装要放下药碗,却趁着师青玄松口气的功夫自己一饮而尽!

“???”

贺玄的面容在眼前不断放大,师青玄本能的闭上眼,嘴唇微张。

药还是很苦,但师青玄终于勇敢的皱着眉硬着头皮全喝了下去。

“太子殿下他们到底是怎么知道我会不小心掉下去的?”

慌乱之中不知是谁咬到了对方,师青玄六神无主眼睛乱瞟,“好奇怪哦,我为什么会不小心掉下去呢?”

贺玄沉声道:“是忘忧。有些事情他抹不掉,所以干脆设了一个环,当封环完成的时候之前所以记忆都会被封在最深处,再也想不起来。”

“你小时候体弱多病,所以夫人不得不把你抱到观中让你修习一些道法强身健体,各种各样神明的故事也都是这个时候听说的;后来你成年出门历练,涉世太浅造人蒙骗跟一伙坏人混在了一起甚至称兄道弟,但你不小心窥见他们的真面目被他们忌讳,于是决定杀你灭口;好在你命大,没有被杀只是滚落山崖,为逃避坏人的追踪只能躲在乞丐堆,误打误撞回到镇中,终于被我找到。”

“只要让你相信后半部分,前半部分你自然不会再怀疑,难的是到哪里去找一伙儿真的对你怀有恨意却又不会至你于死地的坏人?”

师青玄抬眸:“是你啊。”


评论
热度(27)

唐宋不是送糖

© 唐宋不是送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