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宋不是送糖

【双玄】凡人(17-18)

章十七 故地

双玄之间的“血海深仇”实在是太浓了......私以为只有先拯救贺玄的心灵,破除迷障解开心结直视痛苦,两个人才能有更加光明的未来啊!

不过如果可以的话,我真的希望师青玄小天使能够只用嘻嘻哈哈就好了QAQ

原!谅!我!

————————————————————————————

——“明兄是我最好的朋友!”

——“那是谁?”

贺玄睁开眼,身边的人呼吸均匀,总算是睡熟了。

既从梦中惊醒,反正也再睡不着,贺玄干脆起身去准备些别的。

“师青玄,吃这个,你最爱吃的。”

“换上这一身。”

“哭丧着脸做什么,以为我会看你可怜放过你吗?”

被困在贺玄身边一月有余,师青玄已经从一开始的心惊胆战变成随心所欲,唯一不满的就是这里太!闷!啦!

贺玄也一直在等一个合适的日子。

传说中少君倾酒的这一天。

“阳光!美酒!”师青玄抖开扇子摇啊摇,一会儿看看街边叮叮当当的小玩意,一会儿给沿街卖艺的呐喊助威,甚至很有蹭到乞丐堆里一起乞讨的架势。

贺玄艰难的把他从人堆里拽出来,师青玄还沉浸在激烈的斗鸡中,喋喋不休的对贺玄说斗鸡如何如何漂亮,哪只气势更足,哪只是忍而未发。

“闭嘴!”贺玄下意识的吼了他一句,没指望有什么效果,没想到师青玄立刻住嘴,脸上的血色也退了个干净。

于是剩下大半的路程师青玄果然未再发一语。

两人走到倾酒台所在的小楼,周围修建的更加精美漂亮了,师青玄确只是垂着头心事重重的样子。

“这就是倾酒台。”贺玄道,“你飞升的地方。”

师青玄没说话,贺玄无可奈何,带着他一步步往上走。

快走到楼顶的时候,贺玄忽然听到师青玄咕哝了声什么。

“不得善始,不得善终。”

章十八 恶果

贺玄不知该怎么接,随口道:“没错,你休想避开我。”

苏青撇撇嘴,替那个“真的”师青玄难过。

风师的故事书里只讲了一半,后面是唐公子给他讲的。

“任何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无论是好是坏,是魔还是神。”

“当年风师的哥哥做了错事,导致自己身首异处;可是杀他的那个人也没有做出正确的选择,所以他也必须受到惩罚。”

“什么惩罚?”苏青莫名有些害怕,惴惴不安的追问唐公子,“他已经死了啊。”

唐公子冷笑道:“爱别离,求不得,五阴炽盛。”

“贺玄你对我真的只有恨吗?”苏青假装师青玄的口气轻声问,他心道故事里说风师地师关系甚笃,难道真的只有虚情假意和仇恨?难道风师真的又傻又呆连对方真的讨厌自己还是装作讨厌自己都分不出来?

不应当啊,如果真的恨,为什么不干脆令仇家挫骨扬灰解脱自己?

杀了一个留着一个,是为了让风师一直一直恨他,也一直一直记着他……吗?

果然,贺玄听到问话脚步微顿。

“你飞升这日,我力竭而亡之时,你说我除了恨还能有什么?”

“还有几百年。”他是师青玄的时候,这些话决计不能说,然而此刻他不是,所以可以客观平静道:“对不起,不管是当年的我还是现在的我,都没办法改变自己的处境,如果是因为这个令你痛苦,对不起。”

顿了片刻,他又轻声道:“可是和明兄南来北往那些年,有大哥关照有灯会可以看的那些年,真好啊。”

明月高悬,对方明亮双眸中,贺玄看到自己面如恶鬼。

为什么,为什么花城能够得到拯救、能够遇到心爱的那人,他却只能,只能…… 

“时间还长着呢。”贺玄转过头,低声道,“我不会放手的。”

——“明兄啊,要不要来喝两杯?”

——“明兄求你了,就陪我这一次好不好,就这一次,我相信你女相肯定也好看的!”

既已成绝,为何还会有心魔?


评论
热度(46)

唐宋不是送糖

一条偶尔吐泡的咸鱼

© 唐宋不是送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