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宋不是送糖

【双玄】凡人(8-11)

二更来也!
——————————————————————

章八 忘忧


“青儿,别在屋里写字了,快出来吃饭!”

“来了!”

师青玄高高兴兴的出来,眉宇间淡淡的忧虑全无痕迹,一身素衣被他穿出几分清雅几分贵气。

“下午唐公子约我去策马呢!”

“去吧去吧,多结识些朋友好!”

卓心白也终于带着当日庙里的两个馒头找到了镇中。

他在乞丐中找了一圈,全无收获,又无更好办法,只能每日蹲在墙根下看着来往人群。

忽然他听到一阵谈笑声,抬眸看时却被阳光刺痛眼睛,恢复过来人家也走远了。看衣服是寻常人家的公子,他有些泄气,对师青玄的怨愤或者什么都更深了几分。

“黑水,”花城的声音传来,黑水微偏头,看到银蝶落在肩头,“师青玄被什么东西给藏起来了。”

藏起来?卓心白眉宇间的戾气更重,好几个过路人远远看到他赶紧换了别的路走,同条街上的乞丐看不下去他这种破坏生意的行为,凑活来拍拍肩道:“老白啊……老风他过不几天肯定就会出现的,你,你消消气,消消气啊。”

乞丐众人隐约听人说老风是欠了卓心白什么的,但无论欠了什么,人都沦落到当乞丐了,除了一条贱命还有什么可当奉还?

“是什么?”

拍他肩膀的乞丐感觉一阵剧痛,抬起手时看见掌心四五个燎泡!

乞丐“嘶嘶”的倒吸了几口冷气,自认倒霉的快步走远,自此再没人靠近他。

“是什么?”

他又问了一遍,花城这才懒洋洋道:“忘忧。”

章九 仙山
海外有仙山,名曰蓬莱,百年难得一见。
蓬莱山神出鬼没,传说年龄比铜炉的“老”“病”“死”更久,是千古第一帝亲自为他取的名字。
这座山上的妖怪也奇怪得很,不仅不受现世束缚,连天上和魔界也管不着它们。忘忧正是来自这座山最出名的大妖怪之一。据说上一次它出现的时候正值一段凄美爱情故事收场,一位帝王无力保护自己心爱的人,甚至于只能让爱人赴死来拯救国家颓势。
但仔细想想就能明白,一个国家的气运哪能由一两个人决定?无论爱人生死,这国家怕都是没得救了。
可忘忧做到了,没人知道这么只妖怪是怎么力挽狂澜逆天改命的,只听说最后它带走了皇帝爱人作为交换。
此次它出现,恐怕志在师青玄无疑了。
卓心白双拳收紧,他虽然活了几百年,也是头一次“见到”真的忘忧。
想让师青玄忘了他?
做梦!
正在城外茶铺喝茶的苏青忽然一阵头晕,对面的唐公子马上扶住他,柔声道:“阿青怎么了?”
苏青讪笑着摇摇头:“许是有些累?好久没如此纵马狂欢,欣喜太过于心脉有损吧。”
“可惜你我都不能喝酒,”唐公子道,“否则大可白日放歌纵酒,来个一醉解千愁。”
“谁说我不会喝酒?”苏青一拍大腿,疼的抽气,“走,喝酒去!”
章十 相忘
镇中最令人心驰神往的烟花之地是何处?醉歌坊中羽衣舞。
重重纱幔后偶尔传来几声女子嬉笑,唐公子喝着香茗耐心的等在前厅,只听一声“扮好了!”,纱幔缓缓收起,身穿白色羽衣头上别了羽毛的苏青在众人搀扶中袅袅婷婷走来。
整个醉歌坊都为他停了一停。
苏青嘴角微扬,提起裙裾略行一礼,而后一挥手,手中姹紫嫣红的羽毛和着奏起的丝竹声飘然而下!
台下顿时乱成一团,无论男女客主,皆是一哄而上去争抢落下的羽毛。
“啪啪啪。”
唐公子以茶代酒,朝着苏青拱手,而后自己一饮而尽。
“唐公子这可是作弊了,我喝的是酒,你喝的是茶,这样对一个弱女子,你还不害臊?”
为苏青打扮的侍女们安静的垂首立在一旁,为两人打扇添茶添酒。
“阿青果然还是阿青,”唐公子微笑道,“你外出遇到劫匪,摔下山崖所以断了手脚,之后因为迷路流落他乡,好在我们终于把你找回来了。”
“……”苏青真高兴,听到这话怔住,隐约觉得对方说的不对,仔细想去却找不到什么破绽,“是么?”
“当然。”唐公子握住苏青的手,“这幅模样如此好看,难道你不喜欢,这样的生活如此悠闲,难道你不想一直这样下去吗?”
“只要你想,”唐公子又道,“只要你想,便可一直享受家人朋友的关心与爱护,可以一直俊美无双讨人喜欢。”
“一直么?”
“直到你死。”
蓦然听到这个不吉利的字眼,苏青不高兴的嘟起嘴:“唐兄可是我最好的朋友,怎得这样吓我?”
卓心白一直站在门口。
他进不去,身为“绝”,世上竟还有它无法踏入的地方。
章十一 相对
苏家失踪多年的小公子苏青终于找回,半个镇子的人几乎都来吃苏家的流水席。
其中不乏流民乞丐,夫人也不嫌弃,百来张桌子自府门口摆到后山花池边,就是为了让人吃个痛快。
“怎么就忽然找回来了?”
“还不是多亏那位唐公子!他是苏公子的拜把兄弟!”
“哦!两人恁的好!”
可是这小公子的腿怎么折了?
说是遇到了劫匪,摔下了山崖。
三人成虎,凡人的意念能开山填海,成神败神,自然也可以说假成真。
卓心白一身黑衣,大跨步迈进苏府。
“这人谁?怎么穿了身黑衣服?”
“真晦气真晦气,走走走,我们不要坐他旁边!”
人群的骚动很快吸引苏青,他提着酒壶笑盈盈的走过去,见到卓心白,愣了愣,而后大笑道:“哎呀,老白,终于又见到你啦!”
卓心白心神有霎时的恍惚,上次出现这种情况还是他家破人亡,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时。
“什么,老白也来了?”
众乞丐纷纷围过来,上下打量卓心白:“可以啊,这些天不见,你客气气派多了!”
“呵,”卓心白冷笑,“比不上这位小公子。”
“这话说的,老风好容易才找到家人,我们应该一起高兴啊!”
“家人?”隐藏着卓心白之下的贺玄几乎要发狂,一双眼睛死死盯住师青玄,“敢问小公子,你的家人,当真是府中这些人吗?”
苏青一时语塞,再次感到有些头晕,好在唐公子及时挤过众人来到他身前,轻轻揽住他的肩:“当然是真的。家里那些古书折扇,可都是这些年夫人惦念着你花大价钱置办的,还有一座你的小像是我亲手雕刻,这些你都有印象,对不对?”
风师青玄于是成了书中的记载,风师扇也成了两个小孩子给自己玩物起的称呼,忘忧巧妙的把师青玄的记忆灌输给现在的苏青—一个惯爱幻想自己风姿卓杰呼风唤雨的小公子,一个庸庸碌碌的凡人。

(待续)

评论(7)
热度(59)

唐宋不是送糖

© 唐宋不是送糖 | Powered by LOFTER